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AGoT(当我读冰火的时候我在读什么)

电视剧完结后,我因为感觉不满足而看了很久的同人文。写得好的有发现几个。然后我想有这精力不如把原著拿起来重看一遍。我认为这书其实很适合重读。因为看了后面,再回来重读,很多信息第一遍读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而记不住或者忽略了;很多人物,你知道他们后来的走向后,重读又可以塞进很多解释。我很惊讶第一部里其实就提到了很多很多我以为后面才有的事物,比如Faceless Men、Essos的各大地名等等。

为什么读奇幻

魔戒系列开创了中世纪风格奇幻这个类型。我们在为虚构世界的历史感惊叹的时候,常常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依赖的心理。先人的legacy是多么伟大,只要我们坚持不背弃它,就能得救。虽然其实魔戒系列还有很多别的东西,除了有对grandeur的歌颂,更有对霍比特人这样所谓的小人物和平凡生活的热爱。然而中世纪背景,总是带着这种压抑森严的父权社会的意味。我并没有头昏到想要用现在的种族和女权标准去衡量魔戒,但是中世纪背景的奇幻很容易在我心里唤起一种想要依附于这个美好的hierarchy的情感。差一毫,delusion of grandeur就会战胜我的不坚定的意志,让我不假思索坠入依附父权的心理。所以我对中世纪奇幻一直很有戒心,最近和冰火对比后,我才明白我自己的心理。

仔细想一想,星战也是这样的史诗奇幻。只不过它的设定,是我们现在相信的东西。其实我对星战的痴迷,是因为民主的理想、Jedi Order的高尚、旧共和国的辉煌,这些理想不囿于现有事物的框架,可以脑补成完美。所以我想要依附某种hierarchy的心理需求可以尽情满足,得到了释放。

如果不是让自己折服于恢弘史诗,那么读奇幻是在读什么?读冰与火之歌是在读什么?最初我也是当作中世纪奇幻来读的。大家知道,you are in for nasty shocks. 过了这么多年,那些情节shock产生的情感不稳定终于有点过去了,这才能回头想情节背后的东西。

那么为什么读冰火呢?

当年最初被震惊之后,我有各种心理反应。有时候我想,这个作品太讨厌了,惩罚好人reward坏人,就为了让我们震惊到懵以显示自己的高明?有时候我又陷入victim blame,Ned是不是愚忠,还把他的孩子们教育得那么天真,简直是罪魁祸首。有时候我又会victim blame+厌女症爆发,blaming it all on Catelyn。当然最自然的反应是期待最后会有pay off,红色婚礼、后来的临冬城烧毁,都是给期待pay off的人打脸。(可以看出,在情感打击下,我的理智和原则是多么脆弱。)

这一遍读,一直是知道Ned的结局,但还是一路支持他的各种选择。(除了还是很可惜他没有及时把两个女儿送回家,造成她俩后来的艰辛。)我觉得他做得最对的选择就是给Cersei警告让她离开。(Varys说你给Cersei的mercy杀死了Robert。这个说法的logistic我不理解,因为给Robert递酒这件事应该是在之前就安排好了的。并没有提到说他俩的谈话后,Cersei派人去找了Robert的随从。)我觉得,对抗这个世界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变成这个世界里你反对的东西。Be the change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

大家都说Ned是最诚实的人。但其实他说了很多谎。我记得有一处有他的内心活动:the lies we tell for love。这句话和Jaime的the things we do for love遥相呼应。Ned支持Arya谎称Nymeria是自己跑掉的。而他自己为了保护Sansa而说了最公开的一个谎;为了保护Jon而说了最彻底的一个谎;出于对Robert的同情而隐瞒了他儿子的身世;为了给Catelyn提供即使只是微弱的保护,在他第一次知道Catelyn抓了Tyrion后,他毫不犹豫担下了责任,宣称是他的命令。他其实无时无刻不生活在谎言中。但他的谎言都是出于对别人的爱。所以要定义Eddard Stark,不能用诚实来概括,而是爱。我对他没有在Robert死前跟他坦白有点意见。但是想想这些都是合理的。对他来说,说谎是痛苦的,但是他一个人承受那么多说谎的痛苦已经那么多年了。这是他会做的事情。

我有时候想要把很多事情怪罪给Catelyn。要是她能宽容一些?要是她能爱Jon,Ned会不会告诉她?我不是很满意他没有跟Catelyn坦白Jon的事情。要是她对Tyrion宽容一些?不过实际上,关于Tyrion的事情,当时的情景很快就不受她控制了。我觉得安排Catelyn这样一个角色,你不能全心全意爱她,也不是‘虽然我有缺点,但站在我的立场看你就明白了‘这种套路。我觉得这个角色反映了冰火世界人性的复杂。

说到能全心全意地爱上的角色,那就是Arya。我对狼家的感情,是在于那整个环境,那个让Arya能毫无戒心地跟马厩男孩、女佣人、屠夫男孩成为玩伴的老家。她爸爸坚持每天晚饭都请一个手下的人来吃饭,听他们说话。有时候是一个卫兵,有时候是隔壁城堡的主人,有时候是Old Nan。我们怀念的是这种旧时光看来是回不来了。但这个环境造就了Arya。她后来好几次提到猎狗杀了Micah,Jaime杀了Jory。她对所有人都付出真心。和她相比,这个时期的Sansa真是不能看。。其实整本书我情绪反应最大的,不是Ned的处决,而是在Trident上和Joffery的摩擦,以及之后Sansa的背叛。因为我和大多数女性一样,从小就肯定起码从某些方面自发地反抗gender normativity,所以Arya是很自然能代入的一个角色。Joffery的这件事,第一次让Arya体验到公正是不能得到的。

第一部里的Daenerys也是我喜欢的。喜欢看着她从哥哥的阴影里走出来,喜欢她融入Dothraki。然而这部作品里对Dothraki的塑造,我有点不get。。。我也不get龙这个mythtical存在。。

我最喜欢的pov是Jon的。他也是我最喜欢的角色。这里所有的主角都是生活在逆境中的,所谓的cripples, bastards and broken things。和Tyrion,Danny相比,Jon太容易喜欢了。你可以跟着他的故事,体验他的感情,而他本人相对而言缺点也比较少。以这个理由去喜欢一个冰火的角色是不是太天真了?我超感动的地方是,他对Night’s Watch disillusion后,被Donal Noye教育了一下,然后态度完全转变,决定帮助背景比他差的兄弟们。他的不势利,和Arya一样。我太喜欢他俩了。我还很喜欢他和Tyrion的bound,我一直喜欢这种背景不一样的人从戒备到互相理解和欣赏。我也好喜欢老熊,老熊说话太酷了,还有他的乌鸦。

当我读冰火的时候我在读什么(前面还是没回答)

我觉得琢磨冰火里面的细节给我一种星战的感觉。不同的是,星战的经常是脑补,而冰火则有独立于我head canon的答案,也就是作者的意图。就等着作者把意图全都坦白吧!之后我们还可以宣称death of author而继续自己的解读。对我而言,这一次重读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对中世纪奇幻的偏见。

我这样的普通fiction consumer,看冰火先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平静下来。再开始琢磨里面的东西。冰火反应了一种对历史的理解,让人着迷。还有各种unreliable narrative,精巧绝伦。这些都是因为有前面的感情牵制而让我有兴致去琢磨。我觉得,架空世界的虚构历史,是很有趣的mental exercise。但是我现在不知道作品里的奇幻元素是要用来干嘛。一般奇幻会把奇幻元素用来justify一个hierarchy。但我完全吃不准冰火里的奇幻元素最后会起到什么作用。如果只是“谁有冰+火的血统(也就是Jon)谁就是救世主/最后赢家”,那我会很失望的。希望这个系列的书的最后,可以反类型一下。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