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_border最近一年左右看的没在博客上记录的片

我习惯在豆瓣的截图相册里随便记录我看片的想法。毕竟(我的博客没人看)看完顺手标记很方便,可以说十年前的豆瓣可以满足我的大部分上网需要了。但是现在豆瓣没法用,在上面图方便,想记录还得靠自己,因为豆瓣随时会删掉。

douban = 都 ban。

Where the Heart Is (2000)

当年的 rom com,看得我五味杂陈。

先是 Ashley Judd 的角色,对女主倾诉说,为什么这些男人可以这么对我们?想到演员是受害者的韦恩斯坦事件,只能觉得这种剧本和现实相比真是太无力了。
然而后面有一段是她对女主说,你妈妈丢了你,你男友抛弃你,这不是因为你垃圾,而是他们垃圾。这个台词又让人觉得,不论事情多复杂,有些原则是同样深刻的。。

Natalie Portman 本人一直散发着睿智,没想到演一个没文化的少女妈妈演得那么好。是不是南方口音自带没文化属性(我自己面壁去。。。)。

想起友邻对 Crazy Rich Asians 的评论说,如今 rom com 女主角都要是NYU的教授了。不禁又觉得以前的 rom com 好真诚,没有架子。然而呢,这个片表现某些阶层的少女妈妈的问题又表现得挺肤浅的。。让人纠结。

因为喜欢上演员就会想看 ta 演的浪漫主角,因为这个需求而看的片总是让人提心吊胆,经常有点尴尬。。James Frain 似乎年轻时也演过几个浪漫主角(因为他很好看啊)。看这个片我无法投入喜欢他,虽然他年轻时真的太好看了。我意识到我喜欢的不是颜值,而是他 deliver 台词的一种特殊气质。

Elizabeth: The Golden Age (2007)

继续追 James Frain 的片,看了以前为了 CE 而看过的 Elizabeth。JF 在里面演了西班牙大使?造型比较奇特,爆炸卷发和浓黑的眼影。和 CE 还同台出镜,气场被 CE 碾压(毕竟 CE 是主要反派)。然后顺便看了这部续集(有我喜欢的 Abbie Cornish)。

这两部的剧情实在太水了,没有思路,只有自我感动。

The Orville Season 2

剧本几乎一直幼稚得尴尬。剧情、设定和科技元素也都超级幼稚。但是诚恳得让人心疼。。一种美国式的简单理想。其实 SW 和 ST 都是这种简单理想打动人,但是现在的新剧本应该要有变化才行吧?然而又觉得如今的世界再强调一些基本道理居然还是很有必要的。只是这个剧的剧本讲道理并不 persuasive。

这个剧真的很符合老 TOS 给我的感觉了。后面会说到 ST Discovery,味道完全不一样。

我最喜欢的一集是和机器人谈恋爱那集。开头心里想,我的天啊,这是小学三年级编出来的故事吗?救命啊。。。可是后面居然让 romance work 了。我也不懂为什么。而且最后关于 romance 的结论居然还蛮深刻的。。。这和 TOS 也是一模一样的。。。披着科幻的外衣做美国主流思想的宣传。一切都好和谐。(其实这一集的宗旨是不要去找 LaMarr 和 Melloy 这俩地球直男要 relationship advice 吧 _(:3TZ)_

我对重头戏 EP8,9 “Identity” 的评价:这个剧啊!!!剧本实在是不给力。 这是好像第一个两集一个故事的,是重头戏。而且CGI的钱好像都用在这两集上了。话说,故事要怎样写才好?可以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新故事,但大多数故事都是把已经被讲过的故事用自己的着重或者重新理解或者重新组合元素讲出来。科幻经常讲的就是已有的故事、经典的故事。这两集把机器人、sentient being主题、奴役、敌对势力化作友邻等等故事揉捏了一遍,没有一个主题讲好了。可是问题是,为什么我还挺爱看的???这里甚至连咀嚼细节的乐趣都没有。这两集里好几次奥维尔号被打了,我就在想你们会不会提一句上一集里新升级的shield——没有!这一集一上来我就惊讶了,原来奥维尔号可以在地表降落的,你怎么知道Kaylon上面有可以给你停靠的装置的?同样符号化讲故事的,有很多星战故事。但是克隆人战争20分钟一集都可以把故事讲得更有针对性,而且world building更有趣。(((

第12集奥威尔号大幅的种族的女性地位实在太低(大幅的儿子其实是出生后就安排变性的,上一季有讲),有些女性逃离了他们星球,还要躲避同族的追杀。被奥威尔号发现后,船长安排他们去 Planetary Union 讲理。虽然剧情仍然是那么幼稚,但听着女代表的讲话我还是流泪了。Episodes like this is what I come to this series for.

最后的 alternative universe 其实挺没新意的。但是不搞搞这些,是不是就不能号称自己是现代美剧了。

Vigo: Passion for Life (1998)

传记片,传主是一个很年轻就去世了的早期电影导演。有才华有激情的艺术家 trope。这一部可以说也是浪漫主角,但是不尴尬,有点偏执的艺术家,比较适合 James Frain 演。他实在太好看了。。。他现在也很好看,但年轻时真的好看到让人昏迷,感觉多看他一眼都是在纵欲……女主也很好看。喜欢看好看的男男女女恋爱是人之常情(( 艺术家传记我一般都会觉得太diva受不了。我觉得这部电影的叙事也不太好,没有说得很清楚。传记主29岁就去世了,那么年轻,还有很多人生的包袱。看了一下他父亲的介绍,其实可以有很多故事可以说的。但是我觉得剧本没说好。他的作品因为他父亲的缘故而遭剪刀。审查这个话题我个人感觉编剧对此的理解很肤浅。

Everybody’s Fine (2009)

这个电影蛮感人的。讲述亲情挺真实又不煽情。好久没看这种电影了。所有的演员都选得好合适。比如甜过头的Drew Barrymore在这里就特别合适。。(她盆友一出场我就想多了,结果不是我想多了,我的 gaydar 有时候还是存在的)Sam Rockwell也真的是戏神了。。主要是为了看James Frain的,他出场两次,加起来1分钟,credit里排第7个,是不是很划算啊?

TRON: Legacy (2010)

考虑到前作是八十年代初的,这部电影让我联想到的别的电影可能都是受它影响过的。黑客帝国 + ready player one / wreck it ralph 。可惜的是这个片,除了视觉效果以外,就没有自己的distictive voice。在讨论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方面并没有很深刻。在真人参与游戏方面也只投入了一半。这两种掺合在一起,我就没法正脸对待‘追求完美带来极权社会’的哲学意义了。因为剧本也感觉是半心半意。你吃不准它是想投入一下参与打游戏这件事,还是投入讲Kevin的选择。到后面我的手指又伸向了倍速播放按键,结果发现已经是1.3倍速在放了。。。

但是非常非常喜欢视觉设计。喜欢Kevin隐居的住所(和2001太空漫游的一样)。能这么zen地宅着干嘛还要回去呢(。。(话说暗示回去要 tackle 软件公司的问题,也是没怎么说,有点annoying。哦还有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Cillian Murphy 来客串了。。另外 Olivia Wilde 真好看啊。。而且她的眼睛,好能表达。演一个AI真的没有比她在这里的更好的了。对了话说 ISO 到底是什么感觉也没说清楚。。。

看这部片还是为了追 James Frain 的电影。这里他演了一个反派喽啰。完全没有战斗力,也没有反派charisma,也没有用到他的颜值(别人化妆+穿戏服后都更好看了,他化妆后 dehuman 了。。)。就是有一两个地方有点滑稽,但我怀疑如果不是我特别注意他是不是一般会注意不到。。。

Bert & Dickie (2012)

这部的主演是 Matt Smith。Matt 的腔调永远是那个样,是不是说明其实这样不算是好演员?但是还是喜欢Matt,他好可爱哦。Matt 的队友的老婆是 Lucy Saxon 的演员。。。然后两个运动员的姓氏怎么这么像,给我造成一定的困扰。片子就是奥运应景主旋律片,讨论的内容当然深刻不起来。看着这些演员都还是很认真地在演简直有点尴尬。。。

James Frain 在这里演的是。。感觉算是教练?反正他的角色选了这个 team,参与训练。但是每次(次数大于等于5吧)都只有一句话,跟着就扭头就走。到最后决赛上场前,也是刚说了一句,Dickie 说我们知道的,他也是就扭头就走了。。不过这里他的表演是 intense 路线。训斥队员、激将法、提建议等等,都非常凶。其实蛮适合他演的。他特别擅长用语言压倒你。

Contagion (2011)

1月30日看的这部电影。起因是看到网上有个人要解释传染病的 R0 系数的意思,用的就是这里面 Kate Winslet 讲解的片段。

在这个时候看这个片,里面涉及到好多真实的东西:个人悲剧、隔离工作、innovation和管理的矛盾、恐慌、阴谋论、物资短缺、暴力等等,感觉太真实了。如果在以前看可能会觉得太平淡不够着重任何一条故事线,但是现在看只感觉谢谢编导没有着重什么,现实已经太可怕了。这个时候个人太无力了(也许,不增加对周围人的威胁是这个阶段个人能做到的最好的事?)。这个时候只能靠科学家(通常是政府资助的机构)来研制疫苗。人类不合作信任就无法生存了。另外想说 Jude Law 的口音是怎么回事,一边说着美国公民一边英国口音 unchecked,而不像 Kate 和 Jenifer Ehle 完全是美国口音。。

上面这段是我当时的记录。昨天听了今年四月的一期 Wittertainment,里面 Mark 问,你最近有没有重看过 Contagion 这部电影。Simon 说,没有。当年我记得还挺喜欢的,但是现在,我看不出来为什么要看一个和现实一模一样的虚构作品。

Last Christmas (2019)

其实剧透我感觉大家肯定能比我快看出来,连我都感觉出来了。剧本的意思我都懂,但其实感觉很多地方还没有 earn 到我们的理解。不过最后的message还是那么wholesome,吸一点还是有益的,就是前面不要那么多尴尬就好了。

家庭的问题,化大到社会问题,大家都是一团mess。不知为何我心里又想起那句歌词:I’ll be there as soon as I can, but I’m busy mending broken pieces, pieces of the life I have before. 不要等你把自己的过去修好了再来释放善意吧,因为那样的话永远没有机会了。

然而这里涉及的无家可归者的问题、种族问题,都挺 caricature 的。杨紫琼的角色为什么 dial up to 11,尴尬死了。Emilia Clarke 太可爱了。Emma Thompson 也太厉害了,给自己写了这么奇怪的角色:)Henry Golding 很帅,而且很适合演这个角色(翻译:他适合演花瓶。非常纯美的花瓶)。不禁想到,以前很多时候他的角色是性转的,一个女鬼给男主鼓励什么的……最近总是看到我感觉在以前的话会是性转的故事,感觉挺好的。包括两个拌嘴的警察,在以前的话肯定是两个男的。

另外看了 imdb 的花絮,这个剧本灵感来自 Last Christmas 这首歌,而歌曲的作者曾经也志愿帮助过无家可归者,然后他因为心脏问题在2016年圣诞节去世。

Emma. (2020)

这,每个角色都是 caricature。。。尴尬地看完了。还有除了女主大家都不够好看(((这版 Mr. Knightley 外貌太平庸了,气质也一般,但是综合居然给我感觉是几个版本里比较好的。忽然在想这个故事其实可以很适应现代口味的。Emma 和 Harriet 的关系、Emma 和 Jane 的关系,都可以拍得很有意思的。

Emma 聪明自信,擅于观察人,是有点 snob 的嫌疑。这部片把她的 snob dial up to 11,其实是很有失原著精神的。Jane Austen 的女主们,再任性,其实都是很通情达理的。

Sunshine (1999)

完全没听说过这个电影,追 James Frain 的片追到的。本来看有三小时就一直不想看。但是看了以后感觉这个故事太好了,昨晚看到一半强行去睡觉,今天过来看完。。。这个片卡司很大牌了。Ralph Fiennes 一个人演了三代人。James 演了他第一代的角色的弟弟。(Mark Strong 演了第二代角色的哥哥。。)Jennifer Ehle 演了第一代的妻子,角色老了以后由另一个非常神似的演员演,看花絮才知道是 Ehle 的妈妈,怪不得两人的微笑一模一样。Rachel Weisz 也只是短暂地演了第二代的一个角色。他们一家人,其实第一代的兄弟俩只是性格有点不一样,但是一个是保皇党,一个是共产党。(是不是那个时候他们只有这两种选择?)对于犹太人来说,他们还有一层困境。到了第二代,主角成了爱国者,然后成为了奥运冠军。然而环境动向有变,他没有接受去美国的邀请,最后越来越恶化死在了集中营里。而哥哥一家也被杀。战后他们家的幸存者只有 Valerie 和第三代的儿子 Ivan。Ivan 是 Fiennes 演的三代人里唯一一个左派了,但是他也做得过分(或者说是身不由己),然后政治动向造成他成为受迫害的一方。这一切都过去后。。。哎,我们人类还要重蹈覆辙。

这是一部荡气回肠的三代人史诗片(虽然完全没有史诗级别的大镜头什么的,写下这个词才意识到这个词已经被大片占用了,有什么词能概况这种剧本本身的大视角呢?)。

很喜欢 Jennifer Ehle 会笑的眼睛。虽然 Ralph Fiennes 的脸(和身体)贯穿全片,但是看完会想念的是 Valerie 的微笑。Fiennes 虽然很棒,演三个角色各有不同,第一代有点禁欲的款也很迷人。但是他念台词太 reserve 了,有一次爆发演得很棒,但是旁白念得好平淡。Weisz 真的是又好看到爆又超会演戏。

James Frain 也丝毫不逊色。我觉得这个角色挺适合他的,他就是有一股邪气,这里用来演想要推翻一切的左派,挺合适的。而且,我就喜欢听他念台词。这里他只演了三分之一(第一代)的片长,但是他的角色是在二战后死的,和老年的 Valerie 团聚了一下。

Star Trek: Discovery Season 1 (2017)

发现号有了 infinite improbability 引擎 (H2G2),飞到哪里不确定这在 ST 宇宙没有实用性,所以需要一个太空 purrgil (SW Rebels) 来导航……这个剧有几个瞬间我有点佩服编剧对女主不吝惜什么都给她,真的不是所有编剧都能不暴露自己其实对男性角色更有兴趣的。我当然在说星战后传,即便只是“同事羡慕嫉妒她、爸爸对不起她、船长选择她”等等低级尴尬的设定,我似乎感觉也比星战后传假的女主好(我不是有意拿两家来敌对的,就是两家都烂所以好像可以相提并论)。但是剧本真的不值得推敲。好像卖点就是最后几集的转折,所以又是耍聪明剧本,实则毫无神韵。就看看好看的男男女女穿制服吧!杨紫琼真的很帅,女主也很帅,那个 admiral 也很帅。爸爸也很帅(为了看他而打开这部剧的),但是一有爸爸的剧情就尴尬无比。第一次有一个剧本让我不想看到让我打开这部剧的目想看的演员的戏。

我觉得瓦肯人的设定,真的不能细究。TOS 里船长的 humanity 可以超越纯理智,其实 Spock 代表理智只是很抽象的存在,没有 Kirk 光有 Spock 的话根本不能看。这部剧的女主的看点就是她的瓦肯教育,剧本死在起跑线上了。然而为了看爸爸也许我还是会打开第二季的。

James Frain 真的是生来就是可以演瓦肯人的。他是不是直接长了瓦肯耳朵啊?

The Crown Season 1 (2016)

这个剧剧本感觉没有思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传主很多都在世所以放不开手脚。看这个剧是期待看一些 propaganda(女王如何一路带领大家走过来的),和看喜欢的演员(Matt Smith)。或者呢,也可以把王室八卦娱乐化也可以。但是这两条路线都抖抖嚯嚯地走了两步,都不好看。

你仔细想,女王的困难是,要好好对待家人和要做state leader的矛盾。无论是妹妹的结婚对象的问题,还是老公的职业因为她成为女王而夭折了,变成整天玩乐(?),甚至有时候必须离开英国,和孩子们分别一段时间,这些问题如果没有君主就不会存在。另外,在统治方面,主要还是政府在作为,女王实际上也做不了什么。

之前看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是终身制,这个机制让一些人可以above politics,是定下来解决选举制的一些问题的。伊丽莎白二世在起到这种稳定作用方面可能是挺厉害的?但是剧本没有写出来这方面。之前听去年圣诞节女王的讲话,感觉现在这个世界上,讲这些基本的道理和鼓励都很难得,还蛮感动的。所以我觉得讲女王的剧可以有真的东西写的。然而这个剧的剧本很petty。我小人之心一下,感觉这个剧没有真正的情绪驱动,只有掩饰不住的拍拍垃圾倾向和极其肤浅的 nationalist 自豪感。

给三星里两星都是 Claire Foy 的。她演得太好了。别的演员也都很不错。丘吉尔的形态动作好传神,但是剧本很肤浅。女王妹妹也挺可爱的。Matt 还是老样子,他好像演什么都一个样子,(但是我喜欢)。另外,Jeremy Northam 演什么都让我有点莫名讨厌,虽然他 not hard on the eye,但总觉得他的气质很虚伪。这部剧里他演丘吉尔的继任,但是他的造型感觉可以直接演斯大林。(虽然我觉得他没那个演技。。)

Perfect Sense (2011)

可能如果以前看的话只会冲着末日背景谈恋爱去看。今年再来看就感觉不一样。不是很想标签 sci-fi,这种直接叫 speculative fiction 更合适吧。以前可能会觉得 speculative 是杞人忧天。但是现在现实这么荒诞又觉得一本正经 speculate 很有必要,再猛一些吧。剧中最后旁白说,发现冰河世纪动物化石的胃里有未消化的草,说明冰河世纪来得是比较突然的。对这一句我一下子有很多反驳和疑问。所以觉得这种剧本还是需要更会掌控的作者来写。比如我很喜欢的 Alex Garland,哦不,他已经写过类似的末日文艺/类型片了。我一直自称喜欢看末日主题,但是以前看的都是希望看到在末日背景下提炼出更纯的感想,然后冲着希望过去的,现在想想,以前的这种期待和口味太天真了。

现在看这一部其实感觉很好看,缓慢的节奏我完全没有倍速播放。Ewan 和 Eva 都很好看也很有戏,两人的笑容让人融化,试探、争吵什么的也都很让人入戏。猜火车里的一个演员在这里也很好看。这一部居然还有 Dennis Lawson,终于看到叔侄俩同台了。

看皇冠的时候看到一个画家感觉很眼熟,查了一下居然是 Stannis 的演员 Stephen Dillane 所以找来这部片看一眼。感觉他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气质略有意思。

有一个场景是男女主看马路小提琴手表演。她最后开始拉的一段是马太福音里的。(我超喜欢的一段音乐)

想起来加一句。。。电影里后来大家发现别的感官也在丧失,有的人提早开始训练盲人技能。这又让我想到看 Haben 的书的时候想到残疾人的经历是拓宽人类解决问题能力的渠道,可以就此写科幻,但我又不喜欢这种实用主义。

还有一个想法是,失去嗅觉也是COVID-19的症状之一。

这几天打开了一个康塔塔来听,发现上述马太福音旋律在一个康塔塔里也有。。。

Firelight (1997)

呃,我换了一个大叔演员追。

本来是做好准备放纵一下,屏住忍受落后的女性角色的。结果其实还好。教女孩认字是为了以后生活束缚下还要有精神世界。就是最后那个剧情结局起来不太够。但是剧本里 firelight,还有女主想要吼叫等等几个地方点得很好,为什么现在我们进化到无法再写和拍这样的剧本了呢?现在只有尴尬的rom com,或者各种充满 delusion of grandeur 的剧情片。这是我新喜欢上的大叔的浪漫角色片。我觉得他的气质真的蛮特别的。在最近喜欢上的一系列演员中,这位的浪漫角色片算是不太尴尬。满意了!

苏菲玛索好看。就是这部片里她能笑的机会太少了。她一笑,观众就感受到了爱情……(然后后面不笑的时候都是禁欲系也挺好的((

然后发现里面演妻子的姐妹的演员很眼熟,一看是王冠里的辛普森夫人。

Hamilton 官摄

我仍然是世界上仅有的100个感受不到大家为什么这么喜欢这部音乐剧的观众。Rap 不是我的菜。LMM 肯定是个很棒的人,但是他唱歌真的不好听。别的演员都唱得很好听,三姐妹唱歌都很好听。剧情也让我很鸡皮疙瘩。感觉在 glorify 渣男。或者说,感觉剧本在回避一个重要问题:决斗真的是不好的,无法解决问题,有时候损失又太大。

不过这一遍跟着字幕看,感觉理解了之前没 get 到的 Hamilton 到底在经济方面厉害在哪里。可能是经济体团结变大,美国 credit 变好,最终现在美元是世界货币可能就是他的功劳(这是我脑补的,我为什么还是没有研究一下?)。

最喜欢英王的那首歌。把情歌的技俩写出了 PUA 的效果,很符合这部剧的需要。

John Adams (2008)

实际上看这部剧是为了追 Stephen Dillane 的片。但是这个时候看正好有和 Hamilton 有相关。

这个剧的场景、服饰都做得很好看。不过我觉得这种假发太难看了,我从来就不会欣赏((

男主演得很好。Laura Linney 也一直很棒(就是她有点贤妻sterotype)。

但是我不太喜欢剧本。第一集说他为英国士兵辩护的写得很清楚。但是后面几集的战争、congress、独立宣言,都很难明白剧中人物的思路。然后我去看了维基百科学习了一下,后面几集忽然就容易懂了。所以剧本可能还是比较依靠美国观众在学校里学过的东西。看完维基百科后看剧,感觉剧本在一个一个点点到。光依靠剧本,经常一个事情没说清楚,都没注意到话题转移了。

最近碰巧独立日看了汉密尔顿和这部剧,有点相关的。稍微了解了一下以后,感觉 John Adams 这个历史人物形象很丰满。他是比较保守的一个人。其实在革命中很需要这样的人。感觉他很坚持自己思路,有时候有一些很怪异的见解,有时候又很 grumpy。

这部剧的主题曲好听,一看作曲是 Merlin 的作曲 Rob Lane。这么多年过去了,Merlin 的剧情几乎记不起来了。但是主题曲我还能立刻哼出来。。。

Stephen Dillane 为什么念台词总是有一种很不情愿的感觉。但是这部剧里他的造型显得他很好看啊。他们在法国的那段里,有几次他露出了微笑,没想过气质有点怪异的他微笑起来这么好看。

The Fix (2019)

看这部剧的战线拉得很长。当中断了两次,每次都是几个月。一开始我是每周一集追的,还蛮期待看破案结局的。但是断了以后却没有特别想继续看的感觉。最后是为了能看完标记而重新打开的,然后拾起来看又看得比较津津有味。到最后我觉得各个人物的戏都挺合理的。作者 juggle 这么多人物做得挺好了(还是说这是好莱坞编剧基本功?)。

本来只觉得编剧作为OJ Simpson案的控方律师,写这个是不是想把自己过去的失败用yy来弥补。但实际上当中还是有很多感觉很真实又意外的情感,真的是浸淫过这件事的人写出来的。这个剧的10集几乎一直在转折,然而并没有给我‘为了转折而转折’的感觉。本来编剧的身份让我觉得怪怪的。如果安排剧里面的嫌疑人有罪,会感觉是对自己当年的失败的弥补(然而她应该在控诉方面做到没有遗憾,而不是通过写一个 fiction 来弥补),如果安排无罪,又感觉是对现实中那个案子的奇怪反应。结果最后的安排很巧妙,我感觉很惊艳了。不过我看剧比较少。

话说回来,最终的结局我是不满意的。最近在想的一件事是,人和世界这么复杂,要按照原则行事。一件好事不能抵消以前的坏事,反之亦然。不坚持这个原则的话,人只会越来越糊涂。因此这个剧的结局我很想提出异议(虽然也很理解,而且最后这样安排,所有人物都很 humanize 了,我总体上还是 approve)。

这个剧里最喜欢的角色是 CJ,真的什么活都是她干的,太可靠了。

本来看这部剧是因为 Marc Blucas。他一个快五十岁的人了,为什么还是一张娃娃脸,永远演 supportive 男盆友。他的演技有没有好一些呢?反正他还是只能演和本色非常接近的角色。因为他现在主要在自家农场生活,instagram 上都是他小孩在农场上玩、他家的农场动物、他自己修房子什么的。因此他现在演的角色还得是个农场 cowboy。

对了,之前看了他有出现的一集 Castle。又是一个很适合他演的角色。这一集的关键可能是让 Marc Blucas 展示他独有的nice。。。他专业演“看上去是个完美男友但还是和女友闹别扭,不过其实实际上他本质上是个大好人”这个类型。这是为什么?因为人类文化里并没有配得上他的外貌那样纯好的男人是吧?

那一集 Castle 里还有 Phil LaMarr,是我比较喜欢的演员。当然还有 Nathan Fillion,两大whedonverse男主(你夸张了Riley的地位)同台演出,两个都是我的心头好 <3 (两个人都老了但还是都很可爱)。

bookmark_border2020 reading goal, 很烂的年中更新

Updates to my 2020 reading goal

  • A classic fiction
  • A classic sci-fi
    • Twenty-thousand Leagues under the Seas
  • A genre you don’t read (detective)
  • A fiction by a female author
    • The Handmaid’s Tale
  • A non-fiction by a female author
    • Don’t Be Evil
    • Haben
  • A re-read
    • A Dance with Dragons
    • A Feast for Crows
    • A Storm of Swords
    • Brave New World
    • A Clash of Kings
    • Dirk Gently’s Holistic Detective Agency
  • A book by your fav author (Russell)
  • A translation from neither English or Chinese
    • Twenty-thousand Leagues under the Seas
  • A book from Art Garfunkel’s favorites
  • A book from Economix recommendations
  • A book from SupChina 100

The result looks very skewed. The asoiaf stuff is pure entertainment, is it? I’m also 3 books behind on my Goodreads challenge as of now. My challenge is 42 this year, and I know I will mark a few books just to inflate the number.

更新一下没有按照目标读的书:

  • Predictably Irrational
  • The Salmon of Doubt
  • 神话与魔法:John Hawe 绘画艺术 (图画书,翻翻就看完了)
  • Shakespeare: The World as Stage

这些是读到一半的书:

  • The Wealth of Nations
  • 书生活
  • Why We Sleep
  • Quinlan Vos – Jedi in Darkness (漫画,连凑数的我也看不完)
  • Head First Java
  • Nineteen Eighty-Four
  •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 Heretics and Believers: A History of the English Reformation

bookmark_borderA Feast with Dragons Reread

我基本上按照 A Feast with Dragons 的顺序重读了后两本书(除了最后一片ADWD章节我就按照章节顺序读了)。完成了(难度系数超低的)在 TWOW 出来前完成重读的计划。TWOW 的试读章节我还没有全读完。要读完的话三天小长假就全在读了。我可以缓一缓。读完后我发现之前省着的 Radio Westeros 的节目我都可以听了。所以现在我有几十个小时的分析节目可以听。感觉好开心。真正开心的生活是不是就是有东西可以研究,然后不用担心生活安全(我是说最近十年来我一直生活在担心翻墙被抓的恐惧中,最近几年越来越恐惧)。我为什么扯这么远呢?因为我喜欢研究琢磨这些东西。

说完这些,我又觉得对书的整体我说不出什么读后感。那就说说对这两本书留下的 cliffhanger,我的期待和预测吧。

Daenerys & the East

虽然作为读者我很希望 Dany 能回来参与七国的纷争(因为东边的人和地名太难记了这是她的 mission),但是我不希望她就这样坐着龙飞回来了。尽管 Meereen 的政治实在太难搞清了,但我还是希望她能搞定 Meereen。我希望 Ser Barristan 能够如愿回到 King’s Landing。但是你不能总是得到想要的。到底应该怎样搞定复杂的 conflicting interest 呢?Dany 在 Dance 里做的基本上都是妥协。A Queen belongs to her people. 她的困难是,取缔了奴隶,Meereen 遭到了周遭城市的抵制,经济要不行了。然而就算没有奴隶,底层的人还是生活很苦,和奴隶没有区别。但人人为我至少可以 incentify 更多的人?我不知道该怎样搞定 Meereen。Surprise me GRRM!

Jon

和 Dany 一样,他也需要搞定复杂的 conflicting interest。但是他的目标更加明确,他需要集结各种资源来对抗 the Others。他一味推行自己的计划,最终被刺杀。基本上大家的都同意他会复活,他的身世会被公布。没有 Jon,长城上的几股力量(Night’s Watch, 野人,和 Queen Selyse 的骑士)可能会混战?Bowen Marsh 刺杀的时候是什么计划?而复活、skin changing,都对人有很大的影响。我不希望 Jon 是例外,虽然我舍不得现在的 Jon。

Stannis & Battle in the North

Stannis 是到目前为止唯一没有被完全打倒的 leader。而打仗也是他的强项。有理由期待他可以打败 Bolton。这一遍读我特别喜欢 Stannis,所以看到他和北方联盟也让我希望他赢。希望 Davos 能找到 Rickon,巩固北方领主对 Stannis 的支持。但是,这个系列的书当然不会有这么方便的康庄大道的。

我在之前的日志里提到,他本人的 arc 我很有兴趣。他有我最敬佩的两个品质:一个是即使在危难中也能理智做决定,尊从原则行事;另一个是他欣赏忠言逆耳。我听了 RW 关于 Cressen 的那一集,里面说 GOT 剧中他烧女儿的情节是 GRRM 钦定的。我不知这样的意图是什么。不喜欢 Stannis 的读者都没有喜欢他到能觉得他是悲剧人物,而喜欢他的读者如我,要是真的烧女儿,也没法喜欢了。也许 Davos 也会离他而去。

Aegon

我觉得 Aegon 是假的。不管是真是假,我觉得他打不下来 Storm’s End。那是一个很难攻下来的城堡,而他好像坚持要自己去打。Jon Connington 也感觉不是很厉害,至少非常情绪化。但是 Harry Strickland 感觉比较厉害。Aegon 如果是 Blackfyre,那 Golden Company 支持他更有力了。

Arya

Arya 和她妈妈一样,现在在 revenge mission。我真不知道她的 arc 会怎样发展。但是我知道我最想看的是她和 Jon 重逢。然而 Jon 很可能不再是那个 Jon 了。也许 Arya 遇到 Lady Stoneheart 后意识到 revenge mission 行不通?要知道北方 clansmen 为了救 Ned 的小姑娘千里迢迢进军 Winterfell。

Tyrion

剧里有很大一段 Tyrion 是 Dany 的 adviser。如果我前述希望 Dany 搞定 Meereen 的期待能成真,那也许 Tyrion 后来能找到 Dany,跟她一起搞定 Meereen。感觉 Tyrion 可以的。当然 Tyrion 自己的 arc 是找 Tysha(?)感觉不会实现。不过他还有一个命运是要和他的 sibling 再次相会。

Greyjoys

Iron Islands 上的人,除了 Asha 和她舅舅,我都很讨厌。Victarion 有好几个 POV 章节,都让人作呕。一方面他老是想着要露一手给 Euron 看看,另一方面其实他最后都是按照 Euron 要求的来做,自己还不知道。各种 self justification。可以看出来 Theon 的这种倾向是哪里来的了。有很多人同情 Theon,也是我不理解的。另外,这些来找 Dany 的人都来求婚,让人不适。

Dorne

后两本书里加入了三个 Dorne POV 和三个 Greyjoy POV。一方面,Asha 和 Arianne 的诉求感觉很相像,都是女儿的继承权。其它方面全都是相反的。Dorne 的文化对女孩和私生子非常友好,Iron Islands 相反;然而 Asha 感觉在非常不友好的环境里成长起来,成了一个 leader,同时又很现实,而 Arianne 在友好环境下成长起来,反而对自己的地位不是很确定,搞出事情来;Dorne 的另外两个 POV 都感觉至少是很正派的人,一个是 Aero Hotah,一个是 Quentyn;Iron Islands 的另两个 POV 是 Aeron 和 Victarion,都让人作呕;而 Quentyn 和 Victarion 都跑来找 Daenerys。

Lannisters

反正感觉他们不行了。最后一个有能力的人 Kevan 也死了。Tyrell 感觉除了有钱和会结盟以外很没用。不过我想说,我觉得 Varys 刺杀 Kevan 感觉很假。感觉 Varys 是因为知道作者的思路(要打散 Lannister 和 Tyrell 的联盟)才这么做的。更好的做法是保留 Kevan 这样一个理智的 player,接下去的故事也许会更好看?

最后再补一句,Sam 和 Oldtown 接下来也有戏可以看。下一本书快出来啊!!

bookmark_borderBrave New World 重读

这本书是十年前读书会的开门读物,我记得当时是比较认真读了的。但是这遍重读情节完全不记得了。(最近有《基地》的电视剧预告片,我凭空回想了一下也几乎回想不起来什么情节了。读书都是白读了。)

Brave New World 是 dystopian 小说的早期先驱(比它早的也有)。而这个类型我是比较喜欢的。可以看见其中的很多主题,后来的作品中有很多重复这些主题的。有的做得好很多。

比如说 eugenics。我最喜欢其配乐的一个电影 Gattaca 就是这个主题。但我印象是该电影里并没有就这个话题做什么讨论,而只是站在一个非优生的人的角度挣扎生存。我最喜欢的小说 Rite of Passage (晚于 BNW 三十年)里的优生学做得更 subtle,读来感觉更可信(同时也更符合 BNW 对未来 control by manipulation 的预测)。不过我还是很尊敬 BNW 里如此诚恳地假设设定进行讨论。

再比如说 soma 和其它控制人情绪的手段。在 BNW 中,设计世界的思路是大家都要追求快乐,特别是当下的快乐。我们看到里面的人物还是有情绪的。在 THX1138 里,正常情况下人的情绪是没有波动的。主角 THX1138 出问题是从他停止服药开始的。这个药是不是比 soma 的设定更强呢?

我喜欢这本小说的地方是,美丽新世界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坏的。(虽然我不是很确定这是作者的意图。。)而反美丽新世界的角色,John,也不是完美正面的,甚至很多时候是很中二的,写他的笔调感觉有点讽刺意味。

设想一下未来看我们现在的一夫一妻制、非常 exclusive 的浪漫关系、把抚养孩子完全交给并没有很多时间也没怎么有经验的父母,会不会觉得很荒诞?“未来觉得我们现在的某个平常的事情很荒诞” 是好科幻。也许 mass production 是生产人类的正途呢?不过我觉得作者写 hatchery 这个设定的时候意图是否定的。

那么美丽新世界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个人觉得问题是这样完全控制的社会,不会有深刻的、有实质的进步,不会有真正的艺术。这个道理化小到个人也是一样的,你走上了一条舒适的道路,那这条道路只会越走越窄。这是我觉得美丽新世界最深刻的问题。不过我这样指出后,小伙伴都不同意。所以这又是一个因为本来存在于我脑中所以我看书就能看到的东西。

然而这一点,做得更好的仍然是 Rite of Passage。在 RoP 中,是在主要情节外,多想几下会想到的,书里只有一些暗示,POV 主人公没有很仔细想过这个问题。这样更 subtle 地揭示这个结论,让想到后更加心里一寒。

bookmark_borderunpopular opinions – feminism

前几天大家对 JK Rowling 的口诛笔伐看得我吓一跳。很多我喜欢的名人都出来讨伐她。稍微了解了一下事情。概述:JKR 在 twitter 上推荐了一篇文章,文章的内容是要给来月经的人提供更好、更容易获得的卫生设施和产品;推荐语是:来月经的人?谁来告诉我一下有什么词可以概括?women?

看了很多批评她的人,不禁觉得为什么要对她这么生气?表面上看不出她是在反抗 trans activist,因为她肯定并不歧视 trans gender。但是研究了一下发现她和 trans activist 杠已经很久了,所以才会是现在这个场面。

我尽力理解了一下 JKR 的观点

  • 苏格兰正在通过法律,不需要动手术或者服药,只要承认自己是女性的生理男性就可以获得法律文件说自己是 trans woman。这会允许他们使用女洗手间什么的,加大对女性的威胁。
  • 为了 trans inclusive, 人们会避免使用女性这个词,这减弱了女性之间的 solidarity,更加削弱她们,阻止成为一股有政治力量的群体。
  • 为了 trans inclusive,人们会使用“来月经的人”或者“有外阴的人”来替代女性这个词,这对很多女性来说是 dehumanize

她说的另一个理由我不是很同意。她说做女人不易,现在女变男的人数比起十年前主要是男变女增加了很多。如果她自己晚生三十年,可能也会选择变性。这个理由很像“生孩子不容易,我当年生了,你为什么选择不生?” 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即使是做女人不容易),别人关于他们自己的选择都是值得尊重的。

但是上述三点我还是很同意的。我真不明白,女性占一半的人口,为什么永远排在弱势群体最底层,什么都可以超过她们。

但是我看了很多批评她的人的理由,我非常同意的一点是,女权也好,trans 权也好,都是从男权手下争取权利。女权不应该攻击 trans 来维护自己。(反之也一样。)

其他很聪明的批评我也看了很多。其中有一条 twitter 说,死亡圣器的开头,大家喝了 polyjuice potion 都变成了 Harry,赫敏说,Harry,你的视力太糟糕了。这一段里称赫敏为‘她’。然而既然 potion 改变了她的视力,肯定也改变了她的生殖器。但我们仍然称‘她’,因为语言是根据 identity 而不是生殖器。我觉得这个批评非常聪明有道理。但是我还是觉得它不真诚。

无独有偶,最近一个新闻是美国最高法院做了一个重要的判决。六十年代通过的 civil rights act 说要保护被雇佣的权利,不能因为种族、宗教信仰、性别(sex)、原籍来影响就业机会。最近的这个 Altitude Express, Inc. v. Zarda 裁决说这个法案保护的对象也包括 sexual orientation 和 sexual identity (也保护同性恋和变性人)。我听新闻的时候觉得,很好啊(没想到现在这么保守的最高法院会这么判决)。但是后来听 the Daily 里提到一句判决思路,我忽然 JKR 了。摘录一下维基百科上的:

An employer who fired an individual for being homosexual or transgender fires that person for traits or actions it would not have questioned in members of a different sex. Sex plays a necessary and undisguisable role in the decision, exactly what Title VII forbids. Those who adopted the Civil Rights Act might not have anticipated their work would lead to this particular result. But the limits of the drafters’ imagination supply no reason to ignore the law’s demands. Only the written word is the law, and all persons are entitled to its benefit.

我记得我听的 the Daily 的节目里说的是,假如你有一男一女两个员工,工作方面他们是一样的,他们的性对象都是男的,你没有理由开除那个男的。

我是不是太敏感了?为什么这里举例要拿女性做对比呢?为什么 trans 和 gay 要踩着女性获得权利呢??

不敢在社交媒体上这么说。但这是我真实的感受。而我真的并不是会歧视 trans 和 gay 的人。我最喜欢的作家是 gay。我和 JKR 的区别只是,她这方面 research 得比我多很多。所以大家这么骂她我很不同意。

bookmark_borderunpopular opinions – asoiaf – 意外喜欢 Stannis

之前我的 ASoS 日志就提到,Stannis 是这一遍重读意外很喜欢的角色。这个角色,第一遍读的时候一般不会有人喜欢吧。表面上他都是缺点,而且初看容易喜欢的角色,除了 Davos 以外,大家的利益和愿望都和他不一致。

我也不知是怎么醒悟的。最初的好感只是来自于有点喜欢他说话风格:不跟人客气,直截了当,no nonsense。可能让我真的审视他的 arc 的是下面这句 quote:

Lord Seaworth is a man of humble birth, but he reminded me of my duty, when all I could think of was my rights. I had the cart before the horse, Davos said. I was trying to win the throne to save the kingdom, when I should have been trying to save the kingdom to win the throne.

我的前述日志里写:在逆境中还能按照原则行事,是我最敬佩的品质。

这两天我读了著名的 Wars and Politics of Ice and Fire 博客上的两篇关于 Stannis 的分析。一篇是从军事角度的分析;另一篇是引用别的人物的想法或说法来比较全面阐述人物性格的。前一篇的主要思想我本来就知道,因为该作者上过 Radio Westeros 讲这个内容。而我发现 RW 之后,比较想要仔细听的节目我是希望重读完成后再来听(比如 Jon 和 Arya 的我都没听),当时对 Stannis 无感,就把讲他的那期节目给听了。这个角色在粉丝群体中可能是比较 polerizing 的,而 WaPoIaF 的这两位作者可能是 fandom 里这个阵营里的。看完这两篇文章,我还想说两个我特别喜欢的 Stannis 的优点:

第一个是选择诤友。这个系列里,Davos 是最显然的一个诤友,他的建议曾让他坐牢。Stannis 可以很凶,但是他还是重用 Davos。现实中,我几乎没有诤友。很少有朋友认真对待我到愿意指出我的错误的。我看小说是想看什么?我想主要想看的一点是对现实的提炼,我的真切的感受可以以别的形式在小说中出现。我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我做的事情也无足轻重,别人没有什么 incentive 来纠正我。在小说中,人物做着大事,其中需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聚拢一批好人,能看清楚事情,又有勇气有忠诚心提供真实建议。

另一个给 Stannis 诚实建议的人是 Jon。Jon 也是一直以来我最喜欢的角色。看 Jon 和 Stannis 的对戏我很满足。两个利益不完全 align、意识形态不太一致的人,一开始互相没有好感,但是都靠着原则改变了最初的判断,互相尊重(也许是不太情愿的尊重)。

第二个优点是是非分明。在读 Sansa 的一章里,她要和 Baelish 一起说谎说是 Marillion 害死了 Lysa。Sansa 当然很 upset。但是她试图 justify 自己:Marillion 不是好人,他曾试图强奸她。我觉得不管是喜欢 Sansa 也好,不喜欢 Sansa 也好,都不该认为这么想是对的。如果我喜欢 Sansa,更会希望她不要走上这条说谎 justify 自己的道路。反正当时我读到这里,忽然想到,Stannis 在这方面是模范,参见他砍了 Davos 的手指,但奖赏他骑士称号。真的,我坚信只有思路这样清楚,才能走得长远而不至于迷路。

我们看 asoiaf 的主要角色,都是 underdog 的经历:Jon, Tyrion, Dany, Arya 等等。从某些方面来说,Stannis 也是,他一直生活在两个兄弟的光环的阴影中。和前述人物的区别在于,他是成年人,而且是一个封建领主,所以怜悯路线肯定不行。但是好多方面我是很同情他的。真的看不惯某些社会阶层的客气,只想直来直去戳穿他们的虚伪。因此很不受欢迎。

我最不满 Stannis 的一个方面,是他允许 R’hllor 宗教帮助他。而这其中,最糟的是刺杀 Renly。前述两篇文章都没有让我对这一点满意。也许 GRRM 的 agenda 就是不给你一个可以完全放开喜欢的角色。

Stannis 这个角色,也许并不 make good fiction (所以一部分粉丝很讨厌他)。但是从这个角度触动我的角色,好像是绝无仅有的。(因为你看书太少了啦!)其实我都不是很确定 GRRM 真的是这个思路。(你为什么要小人之心?)

bookmark_border我又变成短发了

留了两年的头发,长度最长的到肩胛骨。今天去剪掉了。短发的好处是:

  • 走路的时候可以感受到风吹头皮。长发时我受不了头发就扎一个马尾然后盘起来,虽然脸很舒服但是天热后头皮一直流汗,然后洗头又很麻烦。这是我这次忽然剪发的主要原因。
  • 可以用发胶把额头的头发抹平,这样脸和扎马尾一样舒服。(不过我以前的经验来看,一个月后就很难抹平,除非用很多很多很多发胶。我的头发虽然又细又软,但是实际上很难改变它们本来的生长方向。)
  • 可以天天洗头,不费洗发水,不需要吹很久就会干。没有干也不会到处淌水。
  • 可以不用每次洗头吹干后就需要把我吹头发时呆的地方的地面吸一下。
  • 家里的吸尘器的头不会缠满头发(虽然缠满了其实不影响吸尘器工作。。)
  • 可以不用每天捡下水道口的头发!虽然捡一下我不是很介意,但是无法一下子捡干净,有头发在那里之后洗澡冲下来身体上的东西会聚集在下水道口,以至于需要不时清洁一下。我发现我的下水道从来没有堵住过,每次不下水都是过滤器上积聚了太多粘粘的脏东西。而短发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发生过。
  • 戴眼镜的时候不用担心眼镜脚挑出几缕头发破坏发型(我喜欢光光的脸)
  • 可以不用护发素了(哎,之前买的还没用完呢)。洗澡效率高好多,也节省水。
  • 可以抹发蜡发胶,诶?我要去下单奶奶灰发蜡。
  • 洗澡不用戴浴帽了。
  • 躺沙发的时候不用拆辫子(盘发)了!

我现在想不出来长发的好处了。是什么让我耐心留了两年的头发?我还记得我想留头发主要是看了 Buffy 之后东施心理又作祟。哦,Angel 最后一季我还没看完呢……

甚至有点想剃板寸。。。

Faith Lehane (Eliza Dushku) 我这次留长发的效颦对象
Abby Maitland (Hannah Spearritt) 我当年留短发的效颦对象
Celeste Bisme-Lyons (T’Nia Miller) 没有敢效颦她。但是真的好看的人就可以把头全部露出来啊!

bookmark_border碎片 2020

2020 年过去了快要一半,大家都在等着世界恢复正常。我想起了 H2G2 一句 quote:

We will be restoring normality just as soon as we are sure what is normal anyway.

然而世界的分裂并不是今年开始的,也不是2016年美国大选开始的,也不是2012年 he who must not be named 上台开始的,也不是 08 年金融危机开始的,肯定也不是我前一阵忽然倾向于认为的 911 事件开始的。挣扎和痛苦是人生存的一部分。我并不是要 justify 现在的可怕状态。但是糟糕状态下,想想这些,不要觉得现在我们经历的是 exceptional,咬咬牙,每一代人都有他们的挣扎。或者想想女性,在大多数人类文明中,自始至终无时无刻不处在挣扎中。除了 endure 和尽力改变能改变的,好像别无选择。

我现在的工作无意义得让我天天濒于绝望。同事没什么特别不好的,本质上都是还行的人。但是每天都要被他们的 snob 刺痛(虽然只是很正常的、任何地方都有的 snob)。要在这种地方混得好,就要不怕打断别人、牺牲自己的时间、下很多武断的结论。最后得到的是一种自我满足。我知道我处在的环境已经比绝大多数地方好很多很多了,但是每天甩在我脸前的技术 snob 仍然是造成我痛苦的很大根源。我们每天做的这些事背后,其实只是搬数据促成商业运作,虽然不至于对世界有害……任何谦虚和 unassuming 都会被当作无能。最近一直觉得 meritocracy 是有问题的。然而我目前经历的还不足以构成我脑中批判的那种 meritocracy。

我同事有时候聊起小孩入学问题,小孩课外班的事情,或者聊起出国旅游,买房买车什么的。他们过得这么好,这么兴致勃勃。我只能觉得,任何觉得可以全身心投入这些问题的人,都并不正常。我真的不是嫉妒。罗素说的那句 “One of the symptoms of an approaching nervous breakdown is the belief that one’s work is terribly important.” 可以扩大到任何 worldly 的事情上。

— 分界线 —

从大学的时候开始,我就发现我读通知书的理解力很低。现在几乎波及所有的中文文章。现在很多微信体、网红体我都可以怪这些文章的文体。官腔我更读不下去,可能从小学的时候开始就是。网络用语我一开始是很看不懂,所以当年刚开始上网的时候我发现英文网站能读懂的比中文网站多,后来被迫主要活动于中文网站后,我开始对网络用语熟悉了,发现了很多时候网络语言很有表达力,然后网络用语开始为了逃避审查而变形,因为这些变形还是反映了审查,我大多数时候是跟得上的。然而现在我的中文理解力还是很低,可能因为我看的好的中文太少了。

我自己写的语言也没好到哪里去。最近我中英文夹杂的情况又严重了,因为我对自己的要求降低了。反正也就我自己看看。

bookmark_borderThe Clone Wars Finale

好久没有更新了。我欠一个 TCW 的记录。一直没有记录是因为,平心而论,我觉得这个 Finale 不怎么样。

TCW 当年是迪斯尼接管的时候砍掉做了 Rebels。现在因为人气太高,有机会回来做完最后一季。最后一季要做的是把故事推进到 Order 66,交待一下 TCW 的主角 Ahsoka 和 Rex 在 EP3 的时候在干啥。第七季一共12集,3个 arc,思路很清楚。第一个4集是 Rex、Anakin 和 Bad Batch 去救 Echo;第二个4集是 Ahsoka 和 Martez 姐妹在底层生存;第三个4集是 Ahsoka、Rex 帮助 Bo-Katan 去 Mandalore 抓 Maul,最后逃过 Order 66。我觉得这几个故事都是为了告别而写的,就有点流于自我感动。我们星战粉已经很容易自我感动了,不是很需要煽动。最好的效果是举重若轻,故事里很快很自然地发生过去,看的人可以想到很多。但是这里不是这样的。第一个故事是 Anakin 参与很多的一个,两人对话的抒情程度就感觉是为了告别而写的;Mortez 姐妹也感觉只是 plot device,直接借用星战的基本人物 type 炮制的。

Mortez 姐妹借用了 tcw 过去的一件事,说 Ziro the Hutt 逃跑时,有个绝地追他的时候把车 crash 了,她们的父母在那个事故中丧生。我回头看了那个 arc,没有看出来姐姐说的绿皮肤的绝地是谁。说实话我觉得整个 tcw 对 Jedi Order 的堕落探索得很浅。本来我不是很介意的,因为星战要说的就是很基本的故事。但是这四集里这个点被搬出来很多次,让人想多去想一想这个情节:星战里追车、crash 的场景很多,每次都是这么不管不顾的吗?不顾普通人的性命,这种堕落也太低级了吧?

看 Finale 之前,我已经设想过很多次 Rex 的 66 芯片是什么情况下被拿掉的。整个 TCW 的一个主题是绝地对克隆人的影响。Rex 作为 Anakin 的小队长,受 Anakin 的影响很深,变得比较有主见。也许 66 对他的影响造成了他精神分裂?反正剧中的拿芯片情节让我很失望。另外,The Mandalorian 里提到的 Night of a thousand tears 和那个大武器,都没有出现在 Siege of Mandalore 里啊?

我喜欢的 TCW,是克隆人的兄弟情义,是 Anakin,Ahsoka 和 Obi-wan 的拌嘴。我喜欢的 TCW,是对前传时代银河系的描绘:Mon Cala 的王位继承、Geonosis 的 hive mind、发生在 Rodia 的阴谋、Onderon 的反叛军、在 Seperatist 联盟和银河共和国之间做选择的星球、Ryloth 上机器人军队用平民做肉盾、Pantora 的年轻女议员对抗分离组织阴谋…… TCW 太丰富了,一个光为了给主角一个感人结局而写的结局根本无法给到我我记忆中的那个 TCW。

在看 Finale 之前我重看了一遍 EP3。虽然前传电影还是那么 cringe worthy,但是,但是现在看居然有一种现实的感觉。做梦也没想到过,星战居然给人如此现实的感觉。如今的现实和 EP3 一样,无尽的黑暗还在前头,我们要像 Obi-Wan 那样 end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