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Babbling

tw&hk(随便记一下昨天和今天听的两集节目)

今天是周六,所以有时间随手记。第一个想说的节目是这周的Sinica里,采访了香港大学的一位教授,让他讲讲在校园的角度来看待反送中的那么多事情的。我本来一直以为暴力升级是夸张的新闻,或者完全是警方的挑衅造成的。很高兴Sinica的嘉宾纠正了我的理解,因为别人说我都不会相信的。即使如此,我一开始听的时候还是有点cynical,不是很相信。我觉得,即使是真的,也是因为正义的需求一直没得到回应,很可以理解。而且你看看mouthpiece都是怎么说话的,就让人觉得对待北京不能松懈一点点。Kaiser问,那么北京有没有做对什么,嘉宾Reyes教授说,他们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是做对了。听到这里我简直要掀桌了。Kaiser反问,是不是they can’t do anything right? 我很想回答是的。真的让我转变态度的是Reyes后来说,有一次就在他的学校里,有长辈老师出来对学生说,you are better than this。是的。如果我是香港学生的话,我也会这样想的。但是我现在是第三方,所以我觉得谴责学生方面的暴力,是在高标准要求受害者。

第二个想说的节目是最近被推荐的百灵果新闻最近一期节目,采访了一个职业年龄已经二十几年的台湾记者范琪斐,谈了很多这二十多年来的变化。我就想说一点,里面她说在美国cover 2016年总统选举之后,她和很多左派意识到,像星战里面一样,我们一直不面对黑暗面(忽略全球化后受到伤害的人),所以黑暗面上位了。我觉得这个比喻特别精辟啊!不过,我并不是很赞同她的一些观点。和前面那个在香港的教授的观点联系在一起想,我觉得他们对CCP的黑暗还是低估了。并不是希望贸易就会鼓励开放的。

百灵果是第一个我听了很喜欢的中文节目。之前试图听一天世界(感觉主持人有点snob)、声东击西、迟早更新,都听不下去。百灵果最近在读Wild Swan,也是在我的想读列表上的,感觉要提上日程快点读起来,以便可以感受一下和一个节目同步读书的乐趣。

The Rise of Skywaker – first reactions

完全剧透警戒。

真的,只要有诚意,我是要求多么低的观众啊。看之前我觉得后传做得最差的事是没说好Rey的故事,打着女性主角的旗帜却其实更想说Kylo的故事。这一部里,给了Rey一点故事,我就感动死了。TLJ里让Rey围着两个走天男转。这里一个情节是她(以为)炸死了Chewie。这里我很震惊,不敢想象Chewie就这样死了,然后觉得把这件事加给Rey是有点大胆的编剧手法。虽然看完后,那个情节可能不再印象深刻……如果第二部一直让Rey以为她炸了一个朋友,第三部再来解决这个悬疑,那么效果会好很多。

虽然JJA(可以理解地)一直否认他责怪TLJ,但这一集的确undo了很多TLJ的东西。Rey的身世、Snoke的死。我想不出除了把皇帝搬出来说,Snoke是他创造的,好像没有别的办法补救了。

我最感慨的是,这一部里,Luke对Rey说,躲在岛上是个错。看到这里我哭了。但这不是感动,而是委屈。然而他这么一说,居然让我感觉好很多很多。Luke不再是退缩然后还用言语维护自己。至少他退缩但愿意承认错误。

老三部的三位主角都去世了。感觉他们,都挺惨的。。

我喜欢Finn找到了一群同样是帝国叛变者。他们互相报编号的时候,一瞬间我感觉像是克隆人战争里克隆人互相介绍。然而我们仍然没有时间把故事说好。又一次觉得,要是第二部就好好讲故事的话就好了。然而另一个想法是,JJA要是没有undo TLJ这个任务的话,他也许也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来。

Poe居然有走私香料的过去?这和我们本来以为的他根正苗红的出身很不符啊?Shara Bay怎么说?这一部的Poe感觉好一些了(TLJ的Poe不可能更糟了),然而他还是没什么发展。他现在是Resistance担当了吗?感觉还很不够。but again,后传的角色都不怎么立起来,我们还是更牵挂老角色。

Kylo’s redemption is a joke. 但是让他赎罪后就去死我满意了。我甚至不是很介意这里的Reylo了。主要是,虽然我很讨厌Kylo,但是Adam Driver太棒了,真的看着他我还是喜欢的(口嫌体直)。但是事后想想总觉得越想越讨厌。。Ben,相当于被Leia拉回来了。(就这样还能one with the Force?)

但是,所谓什么原力二元组是个啥?这样explicit把Kylo的地位拉到和Rey一样了,我不喜欢。还有end credits里司机排在了Daisy前面。感到不快。screen time来说Rey是很多的。我特别喜欢这一集里Luke的智慧言语是对Rey说的。对比之下我才发现上一部里他一直对Rey很凶,但对Kylo是开导的态度,批评TLJ那么久,我都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对比下来才发现。

下面是罗列一些想法:

  • Sith path finder (?) 为什么不直接是 Holocron啊
  • 好多重复台词太in your face
    • Snoke trained you well
    • I know what to do, but I don’t know if I have the strength to do it
    • The dark side has some abilities that some consider unnatural
    • 等等肯定还有很多一下子记不得了
  • 皇帝克隆是不是致敬Legend,不过我好像没看懂他能活下来是不是克隆技术。
  • Lightspeed skipping很帅啊
  • First order -> Final order还行
  • Hux这个角色就这样了,disaster……(Hux粉和Phasma粉谁比较惨?)
  • stormtrooper with jetpacks!!!
  • 有个地方他们在爬坡,Chewie抱着BB8好可爱
  • 对了新机器人D-O真的也很可爱而且很独特啊。迪斯尼时代最大的成就是出来这么多可爱的机器人,而且性格都不一样。对D-O的几句交待,我明白星战里的机器人就是宠物(Leia还说不要低估机器人……不过后来D-O好像也没做什么事?)
  • 怎么能有forbidden language呢
  • 为什么不能在处理C3PO之前临时做备份呢
  • Wedge!!!!!!!!!!
  • 闪回年轻的Luke & Leia的时候,影院里发出了赞叹声。
  • 最后很长一段时间的音乐是Luke & Leia。最后在Tatooine上也是他俩。这一点我就很感动。。
  • 大家传言的动画角色都没出现,也许是出现在了Rey听到以前绝地的说话声。我只听出了Obi-Wan(Ewan和Sir Alec)和Windu的声音。好像没有听到Ashley或者Taylor的声音。

before EP9

我有任何期待吗?

没有。

最不想看到的是Kylo取代Rey成为主角。因此也特别不想要Reylo。我这个特别爱好pan-ship的人第一次对一个ship非常讨厌。

要是你能把Rey的故事讲得有思路一点,我也许能接受后传。

然而标题是Skywalker,而已知的Skywalker就是Ben吧。做好心理预期。

your typical workplace hypocrisy 抱怨工作

这是一个抱怨工作的日志。

目前的工作做了两年多了,我还是不理解我老板和pm对我的要求:我们不own逻辑,但是我们own这些job(不own逻辑到底怎么维护job?)。其中有一个job是给外部送文件,我一直被告知这个job我们priority很低。前一阵把那个job完全refactor一遍后,那个job出了错。那个错是我没仔细测试造成的。的确,做了两年基本上没有什么数据的逻辑是很清楚的工作后,我对自己的要求降低了。因为出了这个错,我配合英国同事修补数据,有一个星期里通宵了三天。只要我和英国同事交流的时候,我都很清楚他们要我干什么。但是我PM介入的时候,我一半的精力都要用来应付他,总是让我感到怨气冲天。

不过我今天要抱怨的是这件事之后的事情。因为犯了这个错,忽然发现这个job的重要性是很高的,闹到了很大的老板那里去。然后,我们老板忽然说,这个东西很重要的,下周我们开会的时候我们会说,我们已经加了validation的job。我问那么业务逻辑呢?PM说,业务逻辑你敢问吗?问了以后你就要做主了啊。我顿时火气超大,弄清楚业务逻辑是PM的工作,我也需要知道一些,但本质上是PM的事情。现在PM和老板做事是很巧妙,但是就把风险转嫁给我们开发了。一般数据validation要懂得逻辑才能做,而我们的逻辑都是从代码里看来的(而在refactor的时候老板说,你不需要看代码,机械地转就可以了,越想越觉得,我现在的混乱是老板造成的,当然,我也要小心人总是喜欢怪别人的倾向)。

然后事情继续在让我生气的路线上发展。因为这个事情很重要,所以我的工作狂同事介入了。她二话没说,就写了个validation脚本(写的时候随时打断我问我问题)。写完后叫我帮忙上线。我准备上线的时候她又轻飘飘说了一句,你顺便测一下。我拿到代码后才发现她只写了逻辑,而schedule什么的都要我来写,等于我承担了三分之一的开发,50%的测试(她说她测过一些),和80%的风险(上线),结果这个事情还是她做的,我真是吃力不讨好。

然后不要忘了,这些validation都是为了老板在开会时可以说一句“我们已经加了validation”而做的。实际上我们对业务逻辑还是没有更多了解。甚至,validation的逻辑也完全没有讨论过。如果validation不通过要走怎样的流程也没商量过。这不是最近黑五到了,销售数据普遍飙升,我们的validation就开始挂掉。上周有一天我在工作狂同事的指挥下一会儿发文件一会儿删文件。搞到晚上很晚,她还说,要是英国那边没回复,你今晚带电脑回家去。为了我晚上带不带电脑回家这件事我跟她争执过好几次。我并不是完全不带电脑回家的,但是她明确要求我这么做让我非常生气。我老板也没这么要求过(老板他太人精了)。

但是我工作狂同事真的工作太卖力了。我估计手机上收到工作邮件她都会及时看的(而我最初配置手机邮件的时候,因为手机root过不符合公司安全政策,所以没有装。现在我买了iPhone,但是看到工作能在业余时间也占据人的心思还是怕了没配置工作邮件。我以前的工作也有过这种问题,我像刷社交媒体一样刷公司邮件,迫不及待想要keep up to date)。平时她来办公室比我早,离开办公室经常比我晚。有时候早上六七点钟,或者晚上十一点出了什么事,她都可以立即开始工作。而她还有个两岁的孩子。我其实很感激她有时候帮我挡住无知又自大的pm。而当我有什么不确定solution的开发问题,她都会提建议(虽然,我经常觉得她的做法我不太满意。我更喜欢在事情都澄清了以后好好地做和测试。在她的建议下,我take了更多的risk,有利有弊吧。)。但是,她这样任劳任怨真的是助长了我老板的人精。我老板还是觉得我们不own逻辑,不需要很多的人力,按照这个去安排工作。但是实际上我工作狂同事一人做了两人的工作,而且造成我们team如果想要做得不出错,别人也要这样才行的局面。

这是周日早看了一眼fail的数据的人的抱怨。虽然,比我起得早的工作狂同事已经处理了,但我还是觉得怨气冲天。

本站启用SSL

在发Permanent Record的读后感之前。。。

本站加上了SSL。现在可以用https访问了!

我本以为https是和一般的加密做法一样,可以自己搞个key加密一下。按照教程生成了key,放到site conf里后,浏览器说不可信。可能浏览器是想要有担保的组织给网站做担保吧?但是如果那样的话,岂不是有钱就可以了。我现在用了let’s encrypt的免费key,终于可以加密了。我的理解是加密本身要的是server-client互相交流的时候第三方不能拦截明文。至于client要不要相信server,这是一个颁证机构能担保的吗?还是需要研究。

然而。现在已经是周日晚上了。看看晚上还能做多少事吧。。

Update: 我写了一篇SSL学习笔记。。。(仍然是在写斯诺登传记读后感之前。。)

Do you (still) believe in Capitalism?

看我起了这么好的标题,但实际上这只是一篇工作日晚上随便写的日志。就是刚才我听了这周的Sinica Podcast,听到了最动摇我对资本主义的信任的论点。提出这个论点的是嘉宾Evgeny Morozov。他说:资本主义的基本原则是,相信市场是调节分配资源最有效的手段。然而未来完全有可能有更有效的手段。本来资源是靠市场、资本、金钱的流动来调整的,但是大数据技术可能可以让我们绕过经济规律,直接更有效地调整社会资源。说到资本主义是在大家都获得知识的情况下运作,但实际上资本主义也经常靠无知来运作,我们不知道一次google搜索的费用(我们不知道房产泡沫)。

最近几年看到不少文章反思资本主义的,不是说反思资本主义对穷人的不利,而是反思资本主义是不是比社会主义优化,带来技术创新和全民富裕。说实话,所有指着中国的崛起说这是另一条更有效的道路的,我都是不同意的。中国的崛起是因为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而我觉得中国崛起最大的阻碍是如今偏离西方民主+资本主义的模式。最近看到Elizabeth Warren说要拆分硅谷大科技企业,第一次对她有了真正的兴趣,因为促进竞争应该是资本主义该做的事情。

然而今天Morozov说的,是唯一动摇我相信资本主义的观点了。如果真的如此的话,我们更需要学习经济规律,甚至不是经济规律,是超越经济学的东西。然而因为我自己是做数据的(albeit很低级的一种),我特别讨厌迷信数据。但是我能想象真的这门新学问发展起来(姑且叫做超经济学),知道怎么用数据,然后。。?然后对世界下判断,你应该做什么他应该做什么?感觉还是不太对,然而足以让人感觉兴奋。也许应该找这个人的书来看看,不知是否看得懂。(我发现他才比我大一年。)

另一个我的同龄人是斯诺登。昨天下午打开了他的自传后,一晚上都被抓住了。正好今天Morozov说了和斯诺登说的相反的观点。哦,其实并不是相反的,还是compatible的。我的思想经历和斯诺登比较像(请忽略我自大把自己和斯诺登相比),成长的年代经历了web 1.0。斯诺登写道:

In the early 2000s the Internet was still just barely out of its formative period, and, to my mind at least, it offered a more authentic and complete incarnation of American ideals than even America itself. A place where everyone was equal? Check. A place dedicated to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Check, check, check. It helped that nearly all the major founding documents of Internet culture framed it in termes reminiscent of American history: here was this wild, open new frontier that belonged to anyone bold enough to settle it, swiftly becoming colonized by governments and corporate interests that were seeking to regulate it for power and profit. The large companies that were charging large fees — for hardware, for software, for the long-distance phone calls that you needed back then to get online, and for knowledge itself, which was humanity’s common inheritance and so, by all rights, should have been freely available — were irresistible contemporary avatars of the British, whose harsh taxation ignited the fervor for independence.

听Sinica和看关于中国的报道,经常看到说,当年认为互联网会给中国带来民主,克林顿还说想要封锁互联网好比想要把jelly钉在墙上。但是看看现在的中国互联网啊?这个论调听多了,就一直默认自责自己曾经觉得网络是民主的力量是脑子发热的错觉。看到斯诺登这么写,他也有这个‘错觉’,非常感动。

维基百科上看,Morozov在2011年就说了因特网带来民主这个信念是很可笑的。我觉得他的论证很可靠:网络和其它技术一样,只是一种工具,可以被矛盾的双方利用。他觉得可笑的是很多人认为互联网这个东西的存在可以do our work for us,我们就不需要去uphold民主的大旗了,好像它是force of nature,不需要人工干预就能达成的一样。

关于forces of nature我还有一点有点哲学的想法。不过今天太晚了,我还要洗头,明天还要上班,就打住吧。最后,为了证明我脑子是一团浆糊,下面是一个叫做Evegeni’s Waltz的曲子。这个曲子是我第一次遇到这个俄国名字。

更新过的wordpress后台太难用了(好像是5.3),我都看不见我写的东西在哪里了,是不是有什么css没有加载。。。先发出来吧。

update:忘记写他说的资本主义信念是quasi-religious信念了。因为最近看宗教改革所以我其实有点想法。。另外,spotify widge怎么变得这么大!

又是一篇不经大脑思考的日志

There! 这就是我读这本书的目的。宗教改革是第一次ideology纷争。第二次是资本主义vs共产主义;第三次是liberalism vs populism。(我又在不懂乱说。)


下面是抱怨工作。我不再依赖豆瓣之后,博客上的废话是不是多了很多?一个不清楚业务逻辑和数据结构的数据,要做成产品。因为已有一个同样功能的产品数据开始不太正确了,所以更希望能把这个做好。我做了半年都没做出来,是不是可以去死了?什么都靠我猜。什么都不合理。要在产品环境中做多对多join,里面是否合理也不知道。我只能用很抽象的思路避免重复。搞出来的一条记录我都不知道是什么。PM根本不觉得搞清楚数据是他的责任。却要质疑我。我拿着水杯经过他的时候不由地想象把水浇在他头上。我第一次做这种:两个数据join,如果这个字段有就这样join,如果没有但另一个有就那样join,一共5种case,除了第一种,其它都既有重复又有数据丢失。我的dev lead工作狂同事,说话总是不说清楚。她看了我的代码后说,你5种case不够啊,有丢失。我看了半天,最后发现她的意思是join有丢失数据(这个我发现了,丢失0.23%。我这样拼凑出来的join,当然自己最担心丢失了),而不是我列举的case有遗漏。她晚上七点半给我一个问题,我查完后回家,她居然还微信问我为什么不带电脑回家。我为什么不当场辞职?(当然,她工作很辛苦。但是她钱肯定比我多很多。而且我还是contractor,没有名分。叫我一样卖命你好意思吗?)

我需要回家rewind。刚才弹最近弹的曲子,发现我心思根本静不下来。我不像她可以没有业余生活。我工作是为了能有业余生活。

现在我要去看一集奥维尔号治愈一下。

今日碎片

早上烧水冲热水瓶的时候,又想起了初中物理课上的一件小事。老师说,烧开的水,蒸汽会比热水更容易烫伤,你们知道为什么吗?我非常好奇为什么。一个男生(各科老师的最爱)回答说,因为液态的水最高温度是100度,但是蒸汽可以高过100度。老师表扬了该同学。我心里立刻就有一个问题:可是蒸发成气态需要热量的,烧水给到的热量肯定大部分都用在了蒸发上面了,真的要达到高于100度的蒸汽应该需要特殊装置才行吧?我并不是对老师偏爱该男生不满,也愿意接受那个答案当作考试答案。但我知道考试答案和现实生活或工程是不一样的。我就想知道现实中是不是这样。但我没有向老师提问,我不想在课堂上这样提问,显得我在质疑老师或者我学习很积极。课后也没有同学愿意和我讨论这种问题。那个男生我也不太熟悉。而我对科学的钻研精神也很有限。

另一件和这个男生相关的事是,初中英语课上,我们一般有很清晰定义好的考纲词汇。所以有很多别的词我们有时候会读到,但不用考。其中的一组是12个月份的名字。我也从来没有背过那些词。规定要考的词我也基本上不背的。我的脑子是,如果你告诉它需要背诵什么,它就绝对会故意背不出来。有一次英语老师在课上想看看我们有没有谁能默写12个月的单词。她非常充满希望地点名了上述男生。结果他写不出来。我忽然意识到我好像能背出来,就难得举手了。结果我背出来了。和这个回忆联系在一起的也不完全是快乐的感情,更多是很想和周围人解释我并不是想出风头背的这些单词,我就是看多了自然记住了而已。另外还有一种感情是对周围人的惊讶感到有点背冒犯了,难道你们没发觉我成绩也挺好的吗?

我还记得中学老师总是鼓励我们去办公室问他们问题。我有时候真的有问题想问。然而一般当我在门外做心理准备的时候,我都会自己把题目解出来了。然后就很少跟老师交流。

高考的时候,我妈跟我说她在考场外遇到了那个男生的妈妈,两人在谈话,听说我也报考了本地最好的大学之后,对方还很惊讶。

这样回忆一下,发觉我小时候一直是个孤独压抑的孩子。 同时,那个男生其实学习能力跟我是差不多的,都并不是顶尖的学生。我们班还有个顶尖的学生,来自比较贫困的家庭,而且有口吃的缺陷。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把他当作怪人对待。他最后去了清华的什么特殊的班。但是,前述那个男生,家庭比较富裕,而且是男生。我真的以前没有意识到,这样可以带来多少便利。在人的成长过程中,他受到了比别人多不知多少的正面回馈。

The status isn’t quo. 我会永远同情弱者。

考了个鸭

昨天考了雅思。出成绩前先说几句。(你就不怕jinx吗?)这次考了general类的。我可能之后再考一次学术类的。(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英语好是我唯一比较可靠的长处了。(不过有什么用呢?我又没有想法可以表达。)我忽然报名了考试,当时离考试还有一个月多一点。报名完发现官网有一个号称30小时的“雅思之路”课程。我想,每天一小时,我能做到的话就很不错了。结果是考前我一半也没看完。

官网IELTS essentials上有个地方是介绍题型,然后每一种题型都有例题可以做。我就做了一遍。阅读和听力都不在话下。所以觉得写作和口语需要锻炼。自己找题目做模拟考试的话,写作是20分钟和40分钟,我真的平时拿不出这个时间。所以到最后,写作我也就自己写了三次。自己写的感觉是,我实在太依赖拼写检查软件和随时搜索了。实际上很多很普通的词我都拼不来(比如phenomenon)。

而口语感觉比较难提高。我找了一些题目自己练,听自己的录音实在太让人哆嗦了。我的声音怎么这么有气无力的,而且一半的时间都在嗯嗯啊啊的。(这时我又想起我喜欢的演员Colin Morgan每次在采访里回答任何问题都是很有思考的样子,口中说出的句子都是一句句完整的,不像很多演员回答采访的时候满口’you know…’ ‘maybe…’这样。)

最近一个月工作居然超级忙。长达两年的大迁移项目要接近尾声了,而帮我们做自动化的team居然扔过来好几个他们做不了的(一般这种都是比较复杂的)。我们部门的dev lead自己是个工作狂。最初我说项目有危险的时候,她说,我们加加班就好了,我说我家里有事最近不能加班。我后来私下跟她又强调了几次她才意识到我真的决定不加班。考试前一个周五,是国庆放假前我最后一个工作日,我紧张地上线了一整天。下午她过来看我做得怎样了。我跟她说,刚刚过了release window,我还没做完,但我刚刚申请了许可继续release。她说,哦,那没问题,你做不完也可以晚上做。我说(声音有点大):“我已经工作了一整天了,我不想晚上也工作。你呢?你晚上不要带小孩吗?”我同事每天比我早上班,晚上比我晚下班(我下班时间一般算是挺晚的了)。有时候在工作时间外比如晚上十一点或者早上六七点发生了什么事,都可以发觉她在工作。一个有两岁小孩的人竟然可以这样卖力地工作,我做不到啊。

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自己没好好准备雅思考试找借口。我在一次完整的模拟考都没做过的情况下,就去考试了。大学的时候我也是完全没准备就去考了六级,对我来说实在是很简单。我记得六级考试的听力感觉实在太慢,我都做走神了。雅思考试的听力,四个部分难度是一个比一个难。但是第一个部分是很简单。我在草稿纸上写bored now。以至于后面我轻敌走神了。这个走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自己做练习都是一小段一小段做的,而我的体力真的很吃不消持续的考试。听力题有一个地方是听指示标记地图,这里我应该错了好几题。可能7分。

阅读的时候我很累了。看了一些辅导视频(包括“雅思之路”里的)都说要先扫一扫文章,再看题目,再回头去文章读。而我觉得先读文章的时间是够的。至少我遇到的最后一篇文章我怎么也看不懂,很长的文章我读了好几遍。这个文章讲,男人和女人在欣赏幽默作品的时候的区别。最后我发现,我一直没看懂的一个原因是,文章里引用的2003年的研究的作者和这次研究的作者是同一批人,没理解这一点造成对后文的理解很有偏差。这也说明,我看文章就是从记住细节开始的。虽然状态很不好,我觉得阅读也许可以有8分。当然,我每次做完题都会觉得自己全对了,对答案会大吃一惊。。。

至于写作,我拿到的题目1是,戏院要关闭了,一个杂志请读者来信建议戏院的建筑的用法。我觉得这个题目挺好写的,心里想一个用法,入戏编一些理由就可以了。我写我不希望看到这个历史建筑变成什么私人的办公室,希望能变成图书馆。这样可以插几句说图书馆需要扩建,凑一点字数。题目2是,大城市的交通问题很严重,交通带来哪些问题?作为个人可以怎样减轻交通问题?这个题目还算有内容可以写。我的短板反正还是拼写。出来后我查字典,congested这个词写对了。但是pedestrian和vehicle都写错了。(我写成了predestrian,说明我一直不会读这个词,和vehcle。我也可以避免写不会拼的词的,但是我在草稿纸上写了这几个词的时候都觉得看上去挺象真的,就冒险了一下。不知道这个情况下是不是该冒险。)还有我可能把gridlock用错了,gridlock的意思应该是一动不动的交通堵塞。我觉得写作可能也可以拿7分吧。不知道拿到的结果有没有细分。我自己按照band descriptor评估:task1: task achievement: 7; coherence and cohesion: 8; Lexical resource: 8; Grammatical range and accuracy: 7; taks2: Task response: 7; Coherence and cohesion: 7; Lexical resource: 6.5; Grammatical range and accuracy: 7.

口语考试我可能做得不够好。我看了一些视频,有的说要尽量formal一些,有的说可以不必担心是否formal。当我坐下考试的时候我什么也控制不了,我可能做得不够formal。考完一次的经验是,网上的最近考题是由参考价值的,我遇到的题目网上都看到过了。可惜task 2的题目当时我看了想不出来,觉得刚考过应该不会再考,结果遇到了(介绍一个人有interesting idea)。于是我把想过的一个别的问题可以回答的故事变化了一下说了一下。我说,我想不出有什么认识的人经常有有趣的主意,但是我有一些朋友可以跟他们讨论深入的话题,然后我开始说那个话题,最后我说了一句我想象不出这些话题可以和别人讨论,这句话之后时间就到了。另外我看到很多人说,task1和3如果回答得太短,考官就只好不停追问why。我就被追问why了好几次。task1一开始问香水,也是网上看到最近考题里有的,我直接说我对香水一窍不通,然后考官就开始问社交网络问题。我觉得他们有一个题库,一段时间一直问一个题库里的问题。到了task3的时候我有点忘记我在考试了,一个问题是,你觉得看书获得idea更有用还是看一些名人在电视节目里说这些idea有用。我由于从来不看电视,一时不理解问题,就问了什么样的节目会有名人讲解idea。考官居然回答我了,说talk show什么的。我自我评估可能口试6分吧。Fluency and coherence: 6 (occasional repetition, self correction or hesitation); Lexical resource: 7; Grammatical range and accuracy: 6 (我现在对语法简直一窍不通,都靠直觉); Pronunciation: 6或者7.

我挺喜欢的一个resource是ieltspodcast.com。但是他们的目的也是让你们买他们的课。要不是我时间真的很紧,我可能会买他们的一次性批改作文服务。但是我考完了以后,自我感觉作文还是挺好的。这个网站上有很多的例题和教程,有关于很多话题的常用语,我本来是雄心勃勃地想要扫一遍的,但是,根本没看。

另外,准备考试的这一个月里,我发现我有时候听podcast会在想,也许这个对考试有用;有时候我看书的时候会把词语记录下来,心想会对考试有用。这种感觉太糟糕了。让我想到以前读到一个故事说,一个comedian,本来很有才华,但是他一次遇到writer’s block之后,开始从自己孩子们的童言无忌里寻找素材,发展到最后他的小孩们都很怕他,看到他就逃跑,他只好躲在角落里偷听他们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