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_borderOnePlus 7 Pro使用感想

一加7 Pro用了半个月了。

最大的感想是外观太好看了。全屏+曲面屏,感觉字浮现在水面的样子,非常精致。它的卖点是90Hz刷新率的屏幕(一般都是60Hz),这我并没有感受到有什么特别的。

照片是iPhone拍的。。。(

然而完全全屏的代价是,自拍镜头是伸缩的。我本来觉得这个很好玩,玩过以后就没什么感觉了。另一个代价是——无处下手。捧着手机看kindle的时候,经常不小心触到屏幕。我看到很多报道说这个问题是bug,一加也推送了好几个针对这个问题的软件更新。也许是我理解错了,但我不觉得这是软件的问题。除非你把顶部做成只能看不能触屏的(那样又会有别的软件冲突吧),我觉得这是全屏设计的问题。我的手里还有iphone XR,官网的壳子套上后,四周都是保护着的,就没有地方给我误触(而且它的顶部有刘海,一加7P误触的重灾区是没有刘海的顶部)。

一加的相机也是一直被诟病。我这个人对相机没有什么要求的。但是用它自拍,拍出来是惨白的。一加也更新了相机的软件,好像稍微好了一些。但是感觉自动挡(我只会用自动挡)拍出来的还是没有iPhone好看。虽然硬件参数可能更高(?我都懒得确认了,真的对相机没兴趣)。另外我发现一加的自拍拍完后,保存的照片就是自拍镜头里看到的,而iPhone会镜像一下。我觉得iPhone的是正确的。

一加的购买体验很让人捉急。两年多以前买的一加3T是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一次购机。7P的消息出来后,我就盘算着要买。然后看见官网搞活动,可以把旧手机卖给爱回收,在活动期间一加还会另外给200元的优惠券(如果回收的手机是iPhone或一加的话)。我想在手机发布后看看大家的反应再买,心想不急啊。结果等我想买了才发现还真不容易。优惠券只能用来买手机,所以我必须先把一加3T卖了,两天之后就有了总共590元的优惠券。我这才发现并不是立刻可以买,要到周二才能买。到了那个周二发现又推迟了。我(一个没有微博的人)打开一加的新浪微博,没看到什么说明。再上一加国内官网的论坛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1+7P的板块里,前4页看起来都是管理员置顶的刚买到的人兴奋地晒图的贴(时间都不是最新的,但也没有置顶标记)。4页以后才有正常的帖子。多数的帖子都是前一周发售第一时间下单的人还没收到货,大家在对比各自的地区和下单时间。有少数人是和我一样来看有没有消息下一次发售是什么时候。还有大量帖子是在抱怨有质量问题,看得胆寒。

没有一加手机的那几天,我一直在刷官网。后来收到短信说我的预约可以在某一天用一个邀请码买手机。短信说可以买中配或者高配的。到了那一天我输入邀请码后又跟我说只能买低配和中配的。而我一直想买高配的。结果点进去后还是可以买高配的,让人疑惑。本来以为我会像论坛里的人一样又要等一个多星期才能收获,没想到这次配货比较充足,两天就到货了。还好我本来的计划就是两个手机运作,已经买了最低配的iPhone XR在用。但是我的手机的heavy lifting是等着一加手机来承担的。我需要用它听podcast和spotify。结果就是好几周没听。

对了继续说使用。全面屏真的太好看。但是系统默认设置是下面还是有一排虚拟功能键,这就defeat the purpose了不是吗?然后我发现虚拟功能键是可以关掉的,可以换成手势。而这手势就和iOS的几乎一样了,就多了一个在右侧上滑是返回功能键。我特别依赖Android的返回键。不过不得不说,这里的手势不如iOS的好用,我经常误操作。第一个问题是从桌面上如果想要打开最近app,从底下上滑这个动作,这个位置和拉开app抽屉太接近了,以至于我有时候想要打开最近app的时候拉开了抽屉然后就在抽屉里找app了。另一个问题是有时候想要从中间上滑但操作有点偏离,就变成返回了。

一加的快充真的很快,感觉是iPhone充电时间的一半。但是必须用一加的转接头和连接线。我也喜欢虚拟指纹识别器。能不能把前置摄像头做成虚拟的啊?不过话说回来,指纹解锁体验,和iPhone的face ID相比,还是被比下去了。没想到face ID这么好用,你没感觉到有解锁这个动作。这也许就是iPhone的最大优势:真的有创意而且有高级的设计把创意做成可行的。而一加,我一直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创意。它的优势就在于姿态特别humble,硬件配置那么高,价钱却那么好。系统软件和别家android的相比又比较简洁。我的1+3T刷过LineageOS和一个叫AOSiP的系统,感觉都没有一加的氧OS好看。(不过我觉得一加的氢OS现在已经非常难看了。。。)

如果只能选一加还是iPhone的话,我还是会选一加的。毕竟,便宜。(然而,我发现我买得起两个手机,iOS的安全性应该更好,最近的经历让我很paranoid,多花点钱让我感觉安全一些也好)低配的一加价格是iPhone的1/3,顶配的是1/2。而且,我现在更习惯用android了,因为大多数账号都是Google账号。最近几个月里配置了两个手机的我体验尤其深。在iPhone上要登陆Google账号,经常要等一个浏览器页面出来。但是在Android上好像就内置登陆了。还有一个小地方我更喜欢Android:在用一个app的时候,经常会点到什么网页链接,这时我会看看app里有没有“用浏览器打开”的选项。在iOS上,这意味着用safari打开,一个我用不惯的浏览器。有时候会有用chrome打开的选项。我想说的是,在iphone上做这件事,用浏览器打开后,回到原来的app上,还是开着那个网页,要找到返回键(这在ios上又不是统一的)。而在android上,一半用chrome打开后再回来,那个app就会退出原来的页面,你可以继续用那个app。不知为何,这个小小的一点不便,让我很介意:)

再说一句:这个手机刷氧OS的时候遇到了A/B Partition的问题,一开始我连custom recovery都装不上。搞了好久。

bookmark_border42

博客下线42天。目的是避风头。现在以新的域名重新上线。然而现在还是敏感时期。感觉敏感不会好了。我觉得没什么人看我博客。而我还是希望能好好记录的。

我是沉默的大多数。


改博客域名超级简单:DNS配置好新URL。然后先把老的site在apache中enable了。登录wordpress后台,把博客地址改了。保存后会出现错误。登入服务器把老的conf复制到新的,把里面的地址改改。把document下老的目录改成新的名字。然后disable老的site, enable新的site。重启apache。就解决了!相比之下,选一个新的theme花了更久的时间。

bookmark_borderis this depression?

昨晚回家做完饭(从春节后上班到目前已经每天在坚持带饭了),L回来了。他一般是在九点多到家,昨天有点早,其实九点还没到。

不知不觉,在九点前练琴(太晚的话扰邻不好)这个纪律已经渐渐打破,我经常是八点四十练到将近九点半。

实际上昨天并没有忽然搞得太晚。我还是可以擦擦手,开始摸一遍最近在练的曲子。但是我做不到。

我坐在厨房地上哭了一会儿。然后决心不要继续放弃。那么完全没有心情弹琴了。我进屋打了四十分钟的FB。运动量比我期待的小一些。并没有觉得很爽。我的袜子在地板上有点滑,不太能用力。

每天晚上都是这种情绪,只是昨天忽然崩溃了一下。三月一日打开的一本书到现在连前言都没读完。

今天早上挤地铁时,带的饭摔碎了。我不该带玻璃容器的。因为要对付地铁安检,我不再背双肩包。带电脑的话就得把饭碗另外装一个包。这个包摔了一下,我一摸,里面碎了。

从地铁站出来后,我走到垃圾桶边,把水果和蒸胡萝卜拿出来,然后把玻璃碎片和饭一起扔了。做这碗饭让我昨晚有点崩溃。然后现在又吃不到了。不敢多想,不想在早上崩溃。不想崩溃着走进办公室。

在不断的回避和否认中隔绝了激励的情绪;在每天的重复中忘记如何改变。

渐渐失去力量。

bookmark_borderfar from done and dusted

OMG 今晚别的事情都不做了。对的我靠在博客上唠叨来保持神志正常。

自从两三年前Manna给我推荐了几个科普节目之后,我一直在听podcast,不断发现喜欢的节目。因为是听人说话,所以容易错觉比光读文字更了解podcast的主持人。

去年夏天开始看Buffy之后,我发现了Dusted podcast。仔仔细细地听了他们每一期节目,并且暗暗打算以后要全部重听一遍(因为很多期节目最后有剧透讨论环节,因为我是第一遍看Buffy所以我都没听)。因为多年来催我看Buffy的朋友们自己并不能随时就我在看的那一集跟我讨论(如果不是很特殊的剧集,一方面可能对这一集讲什么会记不得,另一方面也很容易剧透我),我听起Dusted来,听得如饥似渴。我也为他们对讲故事的技巧的研究而折服。从第三季开始,我就每次在看完一集后先自己写下感想,因为我知道他们的观点会对我有影响,我必须先把自己未经影响的观点记下来。

我当初是从pocket casts的搜索功能订阅Dusted的,并没有去看他们的网站。每次从podcast feed里下拉很久拉到我在看的Buffy剧集对应的节目下载来听,没有想太多。他们有一个google doc记录了两位主持人每期节目最后协商好的当前节目的名次。好像是看到第六季的时候,我注意到前几名里没有第七季的。再仔细一看,才意识到他们没有做完Buffy。这让我蛮惊讶的。StoryWonk网站上并没有说什么,只说要继续的话可以去Chipperish Media。我发现新的节目主持人是Lani和另一位主持人。因为本来很早就明白Lani和Alastair是夫妻,我就猜测是他们分手了,还感叹分手一定很痛苦,都不能继续一起做节目了。

我看第五、六季Buffy的时候,觉得Dusted对剧透不那么小心了,因此决定滞后听Dusted。第六季我看得很不入戏,所以等整个看完了再来听Dusted。这周末我把Dusted关于Buffy的节目听完了(Angel还有几集没有听)。我还在想,这期节目做完后不久他们就分手了,可是节目里完全听不出来两人之间有芥蒂。他们的观点还是有重合有冲突,有冲突的地方还是很互相尊重的样子。今天上班摸鱼的时候,我想搜一下storywonk的推特。Google的搜索联想中的一条是storywonk主持人分手,我就点了这个搜索,看了这篇听众写的blog。下班回家路上我一直在读这篇和Lani的blog。现在有点情绪激动。。。

和前面的听众Danielle一样,其实我特别喜欢的是Alastair。一开始我没看Lani的blog,先看到Danielle描述他还有分析Harry Potter, Lord of the Rings, American Gods和星战的节目,而我不可能听到了,心里很惋惜。

傲慢与偏见里,伊丽莎白看达西给她写信解释时,认知和心情转变的过程,我算是体验了一把。刚开始看Lani的描述时,我心里是充满质疑的(这说明我是什么样的人?默认更信任男性?在domestic问题上shaming受害者?我挺羞愧的。这也更说明受害者有不那么显而易见的困难)。然而她举的那么多事实,不可能是编造出来的。我看到说有人指出在podcast里也能听出他对她的支配,一开始我是嗤之以鼻的。我早就注意到Alastair在分析故事的时候准备得特别有思路,有时候他会问她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经常有陷阱的嫌疑,她答完他就摆出一堆深思熟虑的观点。本来对于这种情景,我是觉得两人互相了解,她不可能允许他真的有恶意的。然而被Lani说服后,那些情景回想起来让我心寒。所以我大概不会回去重听了。。?

让我完全转向的是Lani对于他”abuse and instilling doubt”的manipulative的举动的描述。

‪‪Throughout our marriage of six years, he questioned every decision I made. I couldn’t go shopping by myself, couldn’t drive myself to work. If I chose a lightbulb, he’d question my selection. I gave him complete control of everything, including my finances. I’d lost all confidence in myself.



Whenever I questioned him on things he was doing in our business, he’d tell me we’d had the conversation and I had agreed. I didn’t remember these conversations. I worried I had early-onset dementia.

我想,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可能相信这样的情绪操纵有多有效。而我知道。因为我爸就是这样对我妈的,包括我小时候也是。多年来我看着我妈自信心慢慢消亡,以及伴随而来的别的性格和别的问题。我是在目睹我妈受到这样对待的过程中,自己慢慢开始克服的。但是我妈已经无法恢复了。好多年前开始(最晚我大学时期,那也是,十几年前了,但可能更早,而那时我自己也没有自信心,可能提问题的方式也不好。反正这一切都是逐渐的),我如果要指出我爸的问题,我妈就会帮他说话,甚至不惜和我吵架。(所以Lani文中还提到说她女儿也指出他的问题,我特别感触。)长久以来,我仅能满足于从我的角度鼓励我妈,让她还能有一点信心。另外不一样的是,我爸并没有什么才华。我爸妈是50后新中国出生的第一代人,十岁多开始经历文革,受的教育有限。我爸对我妈的manipulative做派是由于他自己有不满足的地方,而利用我妈对他来说是一个方便的出口。我觉得他自己也是意识到的,甚至有时候是有点愧疚的。而我们的环境下没有描述这种问题的语言。甚至在今天读Lani的描述之前,我也没怎么意识到这些问题也是我有深刻经历的。人生就是这样妥协再妥协,对付着过来的。像Lani这样走出来的,我能想象有多困难,而且实际的困难可能还要超出我的想象。

一年多以前Joss Whedon前妻发表的文章让我很困扰。但他们没有公布什么细节。我还是可以生活在朦胧美下,继续崇拜Joss。

那么能写出/深刻理解这些不朽的故事的人,真的可以如此恶毒吗?Danielle的blog最后的这一句:

I can’t hold on to the idea of a person just to make myself feel better, when someone else experienced deep pain because of them.

我还有几集Angel节目没有听,我还听得了吗?“对妻子不忠”的问题也许可以不影响我欣赏其人的作品,但是Alastair欺骗、操纵人,他的意见对我还有意义吗?(我有点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心态。但我这种好奇,是不是一部分也是侥幸心理想看到洗白?当Alastair说他最欣赏Joss的作品里一切行为都有后果(他说过好多次),他对自己行为的后果怎么看?)有没有可能Joss本人实际上也有我无法承受的缺点?如果有的话我还能欣赏他的作品吗?我本人没有过宗教信仰,没经历过什么深刻的disillusion。小学时被洗脑很爱国,冲破这个思想禁锢并不是disillusion,因为我有了更好的东西去相信。活了这么多年,我这大概算是经历disillusion crisis了。好难受。

bookmark_borderIt’s a babblefest

我决定这个博客改名叫Babblefest了!

博客写了十多年了,最早的时候在歪酷博客,标题是Finding Graceland,来自那张专辑。后来转战博客大巴,也不记得是不是那时改成了Finding Serenity,来自那艘飞船。自己租空间放博客沿用了这个名字一直用到了现在。这次改名没有什么驱动,就是正好意识到这是个好名字。(好吧,其实是我在想给我正在筹划的私人wiki起个名字,想从BtVS里找。然后我一直在回顾第四季,因为最轻松。然后正好遇上了这个词感觉更适合用在博客标题上。)这次的名字还是来自尾灯。这个名字下,写博客是不是会更随意:)

bookmark_border植牙1

拔牙后我一直没去植牙,因为不敢面对。看到说拔牙后3个月要植牙,否则牙床条件改变(会有萎缩、边上的牙齿会移动、对面的牙齿会长长),会需要植骨什么的。我拔牙后拖延一年半了,已经做好要多费时费钱的植骨的准备了。去医院了解了一下,居然说我的条件挺好的。约了今天去植牙。只要跨出第一步,后面的也拖延不了了。我约了早上八点的,因为想顺便把作息调整过来,但我已经一年多没有过一次早起了吧!

整个过程和网上各种帖子说的很符合。签字交钱拿药,漱口,进手术室。这是我第一次穿手术服。躺在手术台上,脸上被涂了什么,无菌处理。然后被布遮盖。打麻药有点疼。然后就没有感觉了。我基本上可以想象医生都在做什么(脸被盖上了看不见),因为看了不少科普视频了。一开始应该是割开牙龈(但我想象不出来我感觉到的对旁边牙齿的拉扯力是在干什么)。嘶嘶声是吸血/口水的机器,而电钻是伴着洒水进行的。电钻钻得脑袋震动,有点吓人。最后很明显感觉到医生在旋扭填充物。然后是缝针(这也是我第一次被缝针),我以前一直不知道缝针就是真的用线缝的,下周还要去拆线。有一段时间是没有护士/机器扒着我的嘴,要靠自己的力气一直张着嘴有点累。缝完针就可以出手术室了。然后去拍片。拿了一个冰袋敷脸。

我不太上医院,但是这两次去市口腔医院的经历感觉系统工作得很好。基本上只要拿着我的卡去各个柜台,就有我的记录。今天去挂号的时候也是,预检台的护士听说我有预约就让我直接去挂号了,我还很不确定她是不是明白了我的情况。但是挂号的地方告诉我有我的预约记录。这paperwork带来的效率我没想到。我拍的片子也都是数字化的,这头拍好那头医生就可以看了。

从医院出来,才十点不到。平时这个时候我才开始工作。真是羞愧现在的行动力。天气难得地很晴(但是空气质量并不好,天非常灰)。我就顺便散步到外滩去了。然后又走了很远坐一辆公交回家,让我疲劳的眼睛可以看看白天的室外。周一上午的市中心真的好冷清。

现在已经距离手术结束过去四小时了。两小时的时候脸很肿,又冰敷了几下后,现在脸不太肿了。伤口带着半边脸一直持续作痛,不是很强烈,但我还是没吃止痛片。医生说当天继续去上班也没问题的。我还是今天请假一天,在家晒晒太阳。

昨天为了缓解焦虑看了很多别人的经历(主要是看了油管上的科普和知乎上面的一些文章)。我觉得缺牙植牙的群体,如果能知道相对年轻的人中,植牙并不是很少见,可能可以减少一些心理压力。

http://blog.kate1138.com/?p=1237

终于要结束我这段无齿之徒的经历了。。我要重新做人。。

bookmark_borderBlog domain & host migration

这个博客本来是淘宝上租的小空间。最近几个月每个月底都会超过bandwidth的quota。我想搬server已经想了很久了。目前这个server已经租了一年了,我除了拿来小玩玩也没怎么用(主要是不太会玩)。今天趁放假无事先把blog搬过来。(以后还想装wiki用。)简要记录一下我做了什么(参考了网上很多东西,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先看了这个视频):

装好LAMP stack,设置apache弄个subdomain(blog.kate1138.com)。

登陆原来的cpanel,用备份向导把mysql DB和home目录都打包备份下来。然后scp到新server上,把wordpress目录放到对应的domain路径下。在mysql里创建博客的DB和用户,把原来的数据库备份导入。立刻,blog.kate1138.com就可以访问了。

然而并没有这么简单。页面上所有的链接(单篇博客、登陆入口等等)都是老的博客。于是搜了wordpress官方指导,在老博客的设置里把URL改了(本来是www.kate1138.com,改成blog.kate1138.com)。然后重新从cpanel下载数据库和文件备份,再把文件放回新server、数据库重新导入。

然而wordpress有个设置是可以让URL是blog.kate1138.com,但把文件都放在blog.kate1138.com/wordpress下。我的文件在wordpress/下的时候,把网站指向wordpress/后,能访问博客首页。但是后台登陆页面指向blog.kate1138.com/wordpress/wp-login.php,对应server上文件路径应该是wordpress/wordpress/,所以访问不到。

我就把网站重新指向没有wordpress的路径,把wordpress/下的文件都搬到上一层来,再重启apache。能够访问博客首页,但是登录的页面还是指向blog.kate1138.com/wordpress/wp-login.php,我仍然没有这个目录。

我把网站仍然指向没有wordpress的路径,但把文件都放在wordpress/目录下,访问blog.kate1138.com/wordpress/wp-login.php进入后台,把站点地址和wordpress地址改成一样的(不带wordpress/)。再回去把文件都搬出来。这个功能的官方说明。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能设置成和原来一样的。

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每个post里的媒体链接和引用本博客的链接,都还是老的博客链接。官方帮助里提供的解决方案是插件。我用了其中一个插件成功了。看起来现在搬博客这件事终于完成了。我搞了大概四小时。。。现在我可以继续在博客上唠叨了。

我觉得我老是没有捣鼓的动力的一个原因是我从来记不住tar命令的用法。。(?

bookmark_border上海最后一家季风书园关闭

1月30日上海最后一家季风书园上图店关门。下面链接报导文章里有列一些fact:上图拒绝续约提供场地;店经理走遍上海租不到一家商铺,租金不是主要问题;去年印的纪念册印了200本后印刷商要撤回;最后一天忽然断电。然后再下面是推特链接的一张照片,照片来自豆瓣上的季风书店员工。

Goodbye to Jifeng: patrons gather one last time at iconic Shanghai bookstore

https://twitter.com/kate1138/status/958360728020271104

我还记得,当年静安寺地铁站有一家季风书园。我第一份工作通勤路上会经过。周五经常会去逛一下。几年后再主意的时候,只有上图那边一家了。去上图总是会进去逛逛。去年听说要关门,进去买了两本书(那个以色列作家的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然后被送了一张明信片和一个丑橘。

本来所有的出版物已经都是经过审查的了。他们慢慢压缩你,越缩越紧。

 

bookmark_border拔牙

周二在小店吃饭,嘎嘣一下咬到了意料之外的硬物,整个嘴都疼。受力不巧的那颗牙很疼,它附近的牙肉也肿起来了。晚上勉强吃了点东西。第二天牙肉肿消掉一些,但还是不能吃东西。周四去看牙医。我以为是之前补蛀牙的东西掉了,再补回来就行了。没想到医生仔细一看说,这颗牙裂了,要拔掉以后装假牙。我顿时就懵了。开了消炎药回家。什么问题都问不出来。实际上我还需要检查一下别的牙齿有没有问题。特别是和裂牙对咬的那颗。

和家人商量了一下,也觉得这样拔掉一个大牙很不甘心。但我也感觉到,这次的疼和以前蛀牙的疼不一样。打算去个大医院再看看。

这样拆掉自己身体的不可再生的一部分,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再后悔那顿饭——要是没去那里吃呢?要是吃的时候小心一些呢?想着想着好伤心。刷豆瓣的时候看到别人标记的一本书我记得看过另一个版本,就在翻自己的读书记录想看有没有留评价。然后看着那些书都是“牙还好的时候看的书”。

缓解焦虑的一个习惯性动作是,在网上research。也大致对我的情况有了点认识。牙齿本身解剖有三层:enamel(牙釉质)、dentin(牙本质)、pulp(髓腔)。如果裂得少,可以补;如果裂到髓腔,好像可以做根管治疗然后套个牙套;裂到底的牙只能拔掉种植假牙。

搜索着就被带到了油管视频。看了一个牙医拔牙根的视频,非常血腥。对了那天公司还有饭局,席间不知为何大家聊起了拔智齿。一个人说起他要去拔两颗智齿。旁边的人说怎么能两颗一起拔呢?一个女生说她拔智齿的时候后来需要敲碎了再拔出来,陪同的父亲后来觉得太血腥就走了。

大家说的看牙医前的紧张真的不是假的。实际上我各方面很敏感,看什么医生都很害怕。学生时代有检查沙眼要翻眼皮,我退缩太多次目睹了医生从耐心到发怒。

比紧张更深的是一种悲伤。我写这篇日志也是希望能倒出一下自己的情感。我体力不好,总感觉可以练;视力不好,感觉可以保养(虽然现在的工作对视力还是伤害)。之前伤到过腰,我的腰就一直不好。曾经是每年都要发作一次,发作的时候只能躺着。但是拔牙不一样,这个牙就再也没有了。

想起妈妈拔过两颗牙,都是近几年。所以她听说我要拔牙第一反应是,我提前衰老了。又想起得了肾病要出家的亲戚,以前一直觉得很难理解。但我也算是小小体验了一把自己肉身没有希望了的感觉。

等我装了假牙,就向cyborg迈出了第一步吧。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今天早上去上海市口腔病防治所总院。导医台的护士听我说牙裂,叫我挂拔牙的号。我说我想先确认一下,于是她给了我两个纸条,让我挂两个号。我还是不甘心,没有挂拔牙的号。排队等候,然后看牙内科医生。医生很友好也很愿意听我说。看了我的牙之后,也是很确定应该直接拔掉。我说我很难接受。然后看到她在口罩后笑了。如果这时她能告诉我拔牙是很普遍的事情的话,我会好过一些。然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像我这样成年拔牙非智齿的,有多普遍。但是医生态度还是非常好,我多问了几句其实都是为了缓解我的情绪,她都很耐心地解答了。并且也帮我检查了别的牙齿。

出来后,掉了几滴眼泪,打电话给妈妈,然后决定去挂号拔牙了。原来别的护士说的都没错,如果早挂号可以少走一段路,也大概可以少一些等候时间。本来去医院对等候总是忍耐着,但是这次我希望一直等着不要轮到我。所以觉得不久就轮到了。在牙医椅子上躺下后,真的觉得好无力。拔牙的医生态度也很好。打麻药,然后他试探了几下。然后摇晃牙齿,忽然就拔下来了,非常快。过后让我看了拔下来的牙齿,但是医疗废物不能带走。

我整个过程并不疼。现在过去了三小时,不知道麻醉算不算完全过去了(还是有点肿),缺牙的地方有点疼,半边脸有点疼,嘴里都是血的味道,口水特别多。

接下来要研究一下植牙了。

这种时候人生观真的是需要跳出来一下拯救自己。一方面我是相信需要向前看的。对付世界的糟糕,人只有一个选择:尽力去多理解,多改变。望着之前M送我的一大堆书,我也觉得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另一方面,个人是多么渺小,更何况你的一具皮囊。

我小时候第一次听说人会死,哭了很久。我知道妈妈似乎经常活在害怕死亡的情绪里。被这些可怕的感觉束缚住的话,会很糟糕。并不是说向前看有多正确,而是当我不活在悔恨和害怕中的时候,感觉会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