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_borderbabbling 4/29/20

最近 Spotify 反应很慢,点开一个专辑要黑屏很久,就算列表出现,点一首歌开始播放也要很久。最近我是习惯听马太福音,点不开烦躁中,我点了几下 Olafsson 的演奏。什么也播不出来,把手机扔在一边开始工作。过了一阵,忽然响起了钢琴。好久没有听了,重拾忽然很受震动。听到 bwv 528 那首,忽然很想哭,但这是自怜。“我们对音乐的理解还停留在生理反应上”。“有些东西让人舍不得老,舍不得死”,舍不得放弃,但也让我绝望。希望和绝望是正相关的,这是我的体验。

但首先,我必须停止平时 consume 我的情绪:自卑、焦虑。

bookmark_borderThe Handmaid’s Tale

这本书是 audible 活动时买的,没有买文字版,完全听的。朗读是 Clare Danes,是我比较喜欢的演员。

侧重说女性问题的 dystopian 小说,本以为会非常击中我,没想到并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全靠听的,因而 get 得不够。

我的一个抱怨是,这个以把‘女性生育自主完全被剥夺’问题推向极端为设定的幻想小说里,对女主人公服务的达官贵人家庭里 commander 的描述是比较正面的(尽管他好像是这个世界的 architect 之一),而对他妻子是很敌意的。书中还有好几个有点正面的男性角色(Nick)。也许这个批评不够公平。克制苛刻看待女性的这个思潮是最近几年才有的。书里管教 handmaid 的 aunts 那种“女人欺负女人更厉害”现在已经很不流行了。不过书里的 point 是,任何压迫的政权,都有利用被压迫的人去压迫别人,那样很高效。我总觉得这个问题是那时的书有一点点落后的女权观造成的。不过豆瓣友邻跟我说,这是因为书是以 Offred 的角度写的,是unreliable narrative,表明 Offred 并不是激进分子,只是一个挺普通的人而已。

这个小说的叙事是双线进行的,主人公到晚上或者别的情况下,会回忆过去。但是读者要是想通过这些回忆来理解这个世界是怎样变成这样的,那是会失望的。也许我的这个批评仍然是不公平的。1984 里,也没有就‘世界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给出让人满意的回答。1984 里,Winston 只是记不得多少过去的样子。但是 1984 里,有 thought police,让主人公记不得过去的问题感觉很合理。The Handmaid’s Tale 里,也有不能信任任何人的压抑,但通过主人公的回忆给出的世界的变化过程,我就感觉很不满足。也许是因为这里促成转变的是基督教,我比较不熟悉宗教的感觉。但是我很熟悉 communism 的感觉。

书里有时候有一些细节写得会抓住我。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完全没有可靠证据证明有人在反抗的时候:“I believe in the resistance as I believe there can be no light without shadow; or rather, no shadow unless there is also light.”

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是她回忆自己的前夫 Luke。有一天女性都不能持有财产了,她的储蓄只能她丈夫领取。她发现自己完全依靠他之后,爱情也变味了。“他有没有很享受我这样完全依赖他呢?”

bookmark_borderPredictably Irrational

上个月有一次 Audible 搞活动,一个 credit 可以在一个 pool 里兑换两本书。我浏览了一下,看见这本书的朗读者是 Simon Jones,而且在去年偶然看见的一个书单里,就决定读/听一下。这个广播的作者我当时是第一次看见,但是有时候别人谈起一些东西的口气会奇怪地给我一激灵。(当年就是BBS上看见人家说了很普通的一句而去看Firefly的。)

结果这个 audible 版本显然是基于一个老一点的版本的。kindle版的书里多出来两章。刚才我把多出来的后一章 The Cycle of Distrust 看完了。现在我脑子里有几个看这一章的联想,就写一下吧:

这一章里写 public trust 是和自然资源一样的 common good。大家都适度取用可以,但是如果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占便宜,那么渐渐地这个资源就没有了。看到强生公司的泰诺召回事件,我的一个感想是,泰诺那个例子里我感觉并不是长期 vs 短期利益,而是短期 vs. 超短期的问题,停产、召回和销毁是超短期利益损害,而他们已经有短期利益损害了:市场占有率下降,股价跌。另一个感想是,都说中国社会缺乏信任,我好像想到一个解释了:信任是市场经济的必要条件(即使是建立在合约上的信任);而中国的市场经济程度低,因此信任的好处没有显示出来。另外,书里说强生公司处理泰诺的事件是危机应对的教科书,后来很少有做得这么好的企业,面对危机的时候要公开透明、牺牲一些利益。这让我想到现在的世界应对新冠病毒,中国和美国政府都是完全反面的教材。

还有一个联想,就是 Russian style misinformation 其实就是攻击和消耗 public trust 这个 common good 啊!这样一想是不是很有道理?

再说说书里前面的例子里有一个是和我关心的问题有关的。在讲 social norms 的一章里,作者说了很多时候我们可以利用 social norms(比如商业公司会宣传说我们就像你家人一样)。作者做的实验里,人们经常愿意无偿帮助人,但是给很小一笔钱他们会觉得不值甚至被冒犯到,这是因为给钱了就切换到市场 norms 模式。在这一章里的联想应用里,有一个例子是关于 green house gas cap 的。现在有一种说法(也是我本来同意的),需要允许不同国家 trade 他们的 emission budget。这样有能力更多减少排放的国家可以有偿更多减少排放,从而给有能力的人 incentive 让他们去做到。但是这本书的结论是,不允许 trade 的话,可以让 social norms 更好地 work。作者没有说一定要不允许 trade,但是这个立场我之前没有想过。我还是没有被说服,因为我觉得现在国际社会的 social norms 聊胜于无,不达成指标也没人能管。这个反驳是建立在对方的前提上的。

另一个想说的 case 是,在第二章里,作者先说了一些观察和实验,结论是我们对价格的判断是很不靠谱的,并不是经济学模型里那样,价格可以根据 supply 和 demand 很客观地得出。我们经常会被一个 anchor 影响。这个结论我不是很奇怪。不过其中一个推论我有点诧异,不过感觉很有道理:因为我们对价格的判断其实是很 irrational 的,我们很容易低估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的价格,所以社会中的一些基础需求,比如教育、医疗、水电等,不能放给市场来调配。这里我有很顿悟的感觉呢!然而不给市场,就只有政府一个选项了吗?换一个思路,能不能让这些重要基础设施被市场炒起来,就像钻石一样呢?

这本书的问题是,看完后觉得知道了很多anecdote,总感觉差一口气。也许是行为经济学还没到达可以 meta 出一些结论的地步?另外我又觉得,我们目前有这么多不理智的行为,通过这种研究我们可以发现,然后就可以纠正。比如我就很自大地觉得书里有些不理智的行为在我这里比较轻。不过,认为自己没有不理智也是书里预测了的。(陷入了怪圈。)

还想说一句,因为我脑子是单线程的。之前觉得 Haben 那本书让我看到我们可以得益于状况不一样的人解决他们的问题。这本书的作者说,他开始想这些问题是因为他年轻时有一次出了事故,全身2/3重度烧伤,然后住院了很久,后续去医院治疗了好几年。这个经历让他开始从旁人的角度观察人的行为。(这个角度感觉有点H2G2,从外星人角度看地球人的荒谬,所以 Simon Jones 读得很适合:)

下面是每一章的例子稍微记一点。

Ch 1 The Truth about Relativity

  • 经济学人的广告,web版$59,print版$125,web+print版$125
    • 我们往往不知道怎么比,所以会去在两个可比的选项里选
    • 给学生测试-三个选项和两个选项
  • 好看的人脸扭曲对比A-, A & B
  • extrapolate / application
    • 工资保密(&CEO工资公开的意外效果)

Ch 2 The Fallacy of Supply and Demand

  • 价格 anchor (ID号的后两位)
  • Starbucks break into market – 强调不同
  • Extrapolate
    • 质疑自己的习惯
    • 传统经济学的 supply & demand 模型不精确 → 特别是在很基础的服务上面(教育、医疗、基建),我们容易把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以很低的价钱卖掉。
      • 我总觉得这些是需要纠正的东西。需要更多研究,需要普及知识etc。

Ch 3 The Cost of Zero Cost

  • Chocolate experiment
    • Lindt 0.15, Kisses $0.01 – 75% Lindt
    • Lindt 0.14, Kisses 0 – 69% Kisses
  • free $10 Amazon coupon or pay $8 for 20$ Amazon coupon?
  • Free shipping if you buy 2 books
  • museum free day
  • free of calories!

Ch 4 The Cost of Social Norms

  • 实验:画圈圈。付钱
  • 帮助邻居
  • 公益律师
  • 家长没有按时接孩子。无罚款→罚款→取消罚款
  • 企业和消费者的关系
  • 企业和员工的关系
  • Open source software
  • potential application
    • education

Ch 5 The Power of a Free Cookie

  • 同事分享自制饼干:一块钱一个vs.免费 – 考虑别人
  • 吃掉最后一个寿司:独食or with friends
  • Application
    • Cap or trade – green house gas limit budget / goal
    • 像列营养成分一样要求产品都标识公司的environmental impact (中国能效标识有用吗?)

Ch 6 The Influence of Arousal

  • 实验:回答问卷 under arousal
  • Dr. Jekyll and Mr. Hyde
  • Application: safe sex, safe driving

Ch 7 The Problem of Procrastination and Self-Control

  • 实验:三个班级,1. 自定deadline 2. dictate deadline 3. 没有deadline(全部论文可以最后交)。结果2最好,3最差
  • 上述最可行的是1
  • application
    • health care 定期体检
    • savings
    • 自动发邮件给配偶的信用卡

Ch 8 The High Price of Ownership

  • 实验:抢票成功者卖票报价远高于没有抢到票的人买票的报价
  • anecdote:
    • 去中国领养孩子,总是完美配对
    • online auction – we feel ownership before we own it
    • marketing:
      • 广告是虚拟ownership
      • 试用
      • 30 day money back guarantee
    •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Ch 9 Keeping Doors Open

  • 破釜沉舟
  • anecdote: 学生不知道选哪个专业,觉得应该两个专业的课都上
  • 实验:
    • 点击门获得random奖金的程序,每个门的奖金范围不一样。点击数有限。
      • 实验对象很快找到报酬最高的门
    • 门一段时间不点击会消失
      • 实验对象牺牲高报酬的门的点击也要保持门不消失
    • 告知实验对象每个门的报酬范围
      • 实验对象还是喜欢保持门不消失
    • 门会消失但还可以激活
      • 实验对象还是喜欢保持门不消失
  • 弗洛姆:选择太多 escape from freedom
  • 现实中,有的门关得太慢了,我们没有发现它们正在关闭。(比如和家人相处的时间)
  • 在两个相机中选一个花了很多精力,实际上并没有太大差别

Ch 10 The Effect of Expectations

  • 实验:赠送两种啤酒,一种是百威啤酒,一种是百威啤酒加一点醋
    • 在不告知前试吃,多数人喜欢加醋的
    • 在告知后,多数人喜欢commercial brand
  • 实验:试吃咖啡,提供奶糖等添加物,还有一些不寻常的添加物
    • 在不寻常的添加物的容器非常精美的情况下,大家对咖啡的评价会高一些,虽然没有人加那些添加物
  • 实验:asian american woman
    • 测试前给她们看和性别相关的内容,数学测试成绩差一些
    • 测试前给她们看种族相关的内容,数学测试成绩好一些

Ch 11 The Power of Price

  • placebo operation (和以前的mummy powder有什么区别)
  • Imperial Dynasty的19.95刀烤肉比Wong’s Noodle Shop的10.95刀的烤肉好吃
  • 实验:
    • 告诉试验者来测试止痛片。告诉试验者止痛片的预定价格对止痛片的效果有影响。实际上两种止痛片都是VC片而已
  • 历史上的royal touch治病

Ch 12 The Cycle of Distrust

  • 实验:在学校free money摆摊
  • public trust 游戏:你和其他三个人每人被发$10,每次可以把一部分钱交出来,这部分钱会x2然后平分给所有人
  • 实验:
    • control group: 给一些statement让参加者选可信度。100%可信。(“太阳是黄色的“,”骆驼比狗大“)
    • 换一批参加者,语句换成P&G说太阳是黄色的,民主党说骆驼比狗大。结果认为不可信的高很多
  • 实验:试听音响,两组人读brochure,一个是音响的maker,一个是杂志。结果读了杂志评测的人评价高很多,愿意付的钱也多。我们对企业的不信任会影响first hand experience

Ch 13 The Context of Our Character, Part 1

  • 实验:15分钟回答50道题目,然后每道答对的题奖励10 cents。
    • control group – 32.6
    • group 1: 答完题后发答案,自己统计答对数量,最后把答卷一起交上来 – 36.2
    • group 2: 和上面一样,但是答卷不需要交上来,答卷粉碎掉 – 35.9
    • group 3: 和上面一样,自己从钱罐里取钱 – 36.1
    • 结论:when tempted to cheat, the participants didn’t seem to be as influenced by the risk of being caught as one might think.
  • 实验:在做测试前要求测试者试着写一下10 commandments(有用)
  • extrapolate: 医生、律师的行业宣誓

Ch 14 The Context of Our Character, part 2

  • 实验:在学生宿舍公共冰箱里放可乐,三天内被拿完了。但是在冰箱里放纸币,三天内没有被拿。
  • 实验:做题拿钱。自己披卷报分数拿钱 vs 自己披卷报分数拿token到几米之外的地方换钱
    • control group: 3.5
    • 自己披卷: 6.2
    • 自己披卷拿token换钱: 9.4

Ch 15 Beer and Free Lunches

  • 实验:一桌人public点单,倾向于点不一样的东西。第一个人的satisfaction比较高。private点单(每个人一份单子在上面写),每个人的satisfaction一样。

bookmark_borderMore thoughts on Haben’s book

中断了很久的读书会昨天继续了一场。我考虑了一下我可以做什么分享,发现我最近读的书里最喜欢的是 Haben: The Deafblind Woman Who Conquered Havard Law 。于是总结了几点我喜欢的地方,和小伙伴分享了一下。

其中一点是,看书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里面说的 ableism 可以无缝替换成 sexism 。A说,还是有区别的。第一个区别是,人数不一样,disabled 的少数群体比女性更少。第二个区别是,要让 disabled 的人获得同样的 productivity,需要比让女性做到同样的要付出的资源更多(比如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多媒体的提供)。

我听了A的意见后,第一反应是很失望自己没有把自己的 revelation 表达到足够让大家一样接受的。(我播放了BBC的节目,因为觉得 Haben 自己的声音特别有表达力,即使她的音高很反常。)我的 feeble follow up 是,对于一,书里说全世界残疾人人数有1.3 billion。这个数字是全世界人口的1/6(虽然我不知道这个统计的口径是什么)。残疾人的人数比我们想象的多。(虽然肯定不如女人人数多。)对于二,我想说的是这本书让我有点换一个角度看问题。我们所谓健全人,在这个社会中 function,也是经过很多训练的:学习写字(也许以后不需要了,只要会打字就行了,甚至别的输入)就要花很多年。我们的任何技能:烧饭、体育运动、乐器、使用各种appliance,都是需要习得的技能,Haben 在书中描述的她的经历,她学习 tactile skills 的经历,其实和我们学习写字什么的最大的区别是,我们属于大多数人,社会上有很多资源让我习得这些技能,我们都 take for granted 了。其实你看人类,听觉、视觉、嗅觉在地球动物世界里不算灵敏,运动细胞很差,还有很多荒谬的社会问题,我们真的不该把所谓正常人的状态看得太理所当然。Haben 的经历让我看到了人类真正的价值在于有能力容纳 diversity。人类群体中有一些有这些问题:视觉、听觉障碍、肢体残缺什么的,这是给我们新 solution 的契机。一个类似的例子是之前看到的女宇航员上天的大小便问题的系列推特,因为男人和女人小便机制不一样,他们发现了比只考虑男宇航员的时候更好的解决方案。

我一直处于 sexism 的这一方。在 ableism 这个问题里,我处于另一方,给我一些新的想法。

bookmark_borderACoK 重读

去年重读到一半放下了,今年捡起来读完(因为GRRM最近发博客说如今大家都在家里,他写作时间变多了。我不要重读得比他写得还慢啊!)。下面是一边读一边写的记录。我真的很喜欢记录啊,可能因为我特别唠叨。重读不赶剧情所以可以品味更多。还有一直不断捡起来的细节。另外,我超喜欢Davos’ Fingers的跟读podcast。很多时候是为了可以听下一集而赶着看完的。我试过好几个asoiaf的podcast,最喜欢DF。目前是三个主持人,其中两个显然是星战粉。前两天看到其中一个拿DF的账号po说,他在跟小孩一起看The Phantom Manace,说Sabe让Pademe去清理R2很酷。然后问起了Sabe后来怎样了(都引来了EK Johnston回复)。我忽然意识到我喜欢他们是因为他们这种研究劲头,其实是很对劲的研究星战的劲头啊。

Prologue

仔仔细细看了序言章。上一本书里提到无数次的Stannis终于登场了。这个人物我一直不理解,这回要好好品味一番。这一章给了Baratheon家一些背景。然后情节是POV角色Maester Cressen试图毒杀Melisandre,但是她喝了毒酒没有死。

几点感想:Stannis这个人,看他怎么对待最爱他的这个Cressen就知道,不会有人爱他。他这个人,最信守原则。我感觉他并不信Lord of the Light,但是愿意把Melisandre看见的预言解读为对自己相信的东西的支持(姑且不理解为他愿意相信预言是因为对自己有利,预言自己是真王)。Cressen对他的一句评价是,you did not understand mockery more than you understood laughter.

这里说Cressen是跟着他的主人(Stannis)来到Dragonstone的。这和我原来以为的Maester是跟着城堡来的有出入。

Cressen用的毒药,好像就是紫色婚礼上用的那种。这里给了一些描述。

Dragonstone的环境描写很棒。这个城堡的气氛很不一样,到处都是怪兽雕像。风格应该也是很不一样的,因为是龙家人在征服前造的。可惜电视剧里好像没有设计得很特别。

还有一点是,一般的“套路”是,昏君相信巫术没有好下场。这里Melisandra的魔法好像是有效的。这也是个反类型。

Arya I

很短的一章。Arya初上路,打了Hot Pie。打到小伙伴看到她都怕了。Yoren提到了当时他为什么还没走:有人(应该是Varys)跟他说你等等带着Ned一起走。感觉很合理。他带走Arya倒是自己一时的决定。而他提了一句说那个告密的人还给了他一个人。这个人应该是Gendry,但没有明说。

Arya这时还要求很高,最想见Jon。(实际上我们知道,她一个亲人也没见到。。)

Sansa I

第二本书一上来,Sansa就非常棒。她自己独特的反抗方式渐渐成形了。利用她对Joffery的脾气的理解,顺着他的意愿操纵他。Joffery实在太糟糕了,他的Kingsguard也太糟糕了,打Sansa,怎么下得去手呢?

然后。。。上一遍看的时候这时我还对猎狗非常反感。但是换一种方式看,猎狗好像一直在保护Sansa。甚至他之前提醒Tyrion不要惹恼Joffery,也感觉有点像保护Tyrion。保护弱小,不是骑士精神吗?而Sandor非常鄙视骑士精神。但是Sansa相信真正的骑士精神。我觉得他俩的关系是互相支持的。

Tyrion I

Tyrion的POV很好看,因为他很有洞察力,而且幽默。他跑进来,遇见了Joffery,Tommen,Myrcella和Sansa,交换了几句话。然后他去找Cersei,跟council上的人交换了几句话。然后和Cersei单独挑战,了解了一些从她角度来看的最近的事情。然后他去找Shae,但是他先上街观察了一番,看见了平民的苦,动乱和萧条。最后来到Shae那里,发现Varys已经在了,又speak riddle。

Bran I

这一章和前一章的风格完全不一样。Bran眼中的Frey家孩子。他们家是不是因为人太多,关系和排位复杂,他们是不是脑子完全被line of succession占据了。连小孩玩游戏也是相关的。

Arya II

整个路上最后揭示了Gendry是他们要抓的人。让我慢慢品味gendrya的累积吧哈哈。另外这些人的同志精神有点感人,同时你又知道并没有什么更好的立足点。也许这种感觉是人的本能。

Jon I

这一章情节没怎么进展,但是两个看点让我非常着迷。

第一点是Sam发现Castle Black的图书馆藏书特别丰富。Jon说,我们在Winterfell的图书馆有几百本书呢。Sam说,这里有几千本呢!有Children of Forest的语言,有Old Valyrian的书,当然还有很多以前Night’s Watch的记录。这个让我想起,当时Tyrion第一次来Winterfell,看了一夜的书,他还对陪他的Septon说,你好好保管某本书,我从没看见过这本书的完整版。那时就对Tyrion喜欢看书印象很深。而他之后来Castle Black好像没提他去图书馆。可能长城上的人现在都是不识字的居多,没人还记得他们有藏书了。这个细节给我的历史感非常深刻。之前他们跑到King’s Landing,Ned对Arya说其实the Red Keep并没有Winterfell大,这也是一种历史感。Castle Black也比帝都历史更悠久。(后来Bran的刺杀者行凶的那天,是先在Library tower放火来引走卫兵,不知道Winterfell图书馆还有多少书了。。。)

第二点当然是最后。老熊跟Jon说了围绕Aemon的龙家继承关系。不得不说从对话里搞清楚真麻烦,那一段看了很久。实际上概括一下很容易。。。而Aemon让位给的那位弟弟Aegon,就是邓和蛋系列里的蛋:Aegon the Unlikely。当然,这段我的感动点是最后,老熊跟他说,你现在说你要信守誓言,你知道吗?大家会称颂Robb做的任何一点小事,但你做的最大的事迹都不会有人知道。你要是跟我说这不会困扰你,那我肯定知道你在撒谎。Jon的回答是,那我就只能一直被困扰了。我忽然想,这一段完全就等价于Angel说的”If there is no great glorious end to all this, if nothing we do matters, then all that matters is what we do.” (我知道我一直只能看见我在想的东西。)

Catelyn I

Robb已经出落得比我预想的好很多了,但是危险和挑战还是到处都在。如果没有黑鱼的献计献策,他也抓不到Jaime。然而,现在抓到了Jaime,他还是各种困难。Catelyn觉得他提出的条件太差了,换不回Sansa和Arya,也换不回北方独立。但是另一方面Karstark因为在抓Jaime一战中阵亡了两个儿子,又觉得Robb给的条件太宽厚了。真的是很难成全大家。(我也觉得Robb开的条件太差了,Jaime换北方独立还差不多,现在是北方独立但是Jaime还要做人质。这是谈判技巧(为了讨价还价先开高价)还是存心羞辱Cersei和Tywin?)

这里我有两个问题。第一,要守卫北方好像是比较容易,The Neck很难打,Moat Cailin要塞也很难打(当然,也许海军可以从别的方向进攻北方)。那么,就因为Catelyn的关系,Riverland要和北方在一起,感觉很难防守啊;第二个问题比较值得讨论。如果用Jaime换Ned,估计不少人会同意。但是用Jaime换Arya和Sansa,大家就觉得不值得了(为什么我没有感到更多的愤怒?)。这时挺同情Catelyn的,失去了一个亲人后,重要的是要保护好其他的亲人。然后又想到她后来没有见到两个小儿子。哎。

然后是黑鱼给她update了一下战况。感觉Tywin真的实力很强,又作战经验老道。真的感觉Robb不是他的对手。

Tyrion II

OK Tyrion在玩权力的游戏,挺好看的。看完后我发现我吃不准他的终极目标。上一回里,Shae问他打算干什么,他说justice。这一回里他自己嘲笑自己说,因为没办法动Cersei,他惩罚Slynt是做戏而已。他真的想要justice吗?也许他想要一定程度的尽量justice?有尽量的justice这个概念吗?他想要惩罚杀了婴儿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虽然惩罚Slynt感觉很好,但是把这种人送到长城上去,给Jon和Morment添麻烦,又让我高兴不起来。。。

Arya III

她可以吃整只兔子腿,为什么要分给Gendry一半?(

Yoren is so cool.

他们途经戒备的农民,烧光的holdfast(那个小孩后来怎样了)。从他们的角度来看的确不需要知道是谁在打谁。

Davos I

这里提到说Aegon the Conqueror当年也是信7神的,这一点和我之前以为的不一样。Malisandre烧古迹真不好。还说这个Sept里的神像是Aegon从东方带来的。

Davos和Janos Slynt的对比很有意思,都是从底层提拔上来的,提拔的人和被提拔的人都很不一样。

主要是探索Stannis和Davos的一章。两个都不信神的人,Stannis把R’hllor当作是得到他想要的东西的工具,其实Davos何尝不也是如此。这里看下来,Stannis的逻辑竟然那么自圆其说。。。Davos说你要烧毁7神,老百姓不会从你的。Stannis说,就算我不引入R’hollor,老百姓也从来没有热爱过我。反正,Melisandre和Stannis都给人感觉不能relate to,但Davos就好多了。

另外,看前一本书我但感想是,大家都说Ned是最遵守原则的人。虽然他在王位继承问题上得到了和Stannis一样的结论并且愿意付诸实施,但是Ned为了爱而bend了很多规则。这里来了一个完全遵守原则的人。我是觉得,规则本身不能激发一个人,所以难以relate to Stannis。

同时我又想到之前Varys和Tyrion的对话:一个国王,一个priest,一个有钱人,都想让士兵杀死另外两个人,士兵会听谁的?

Theon I

Theon is not likable in any way. 到目前为止出现的POV角色,好像没有一个是反派气息这么重的。虽然这里介绍了一些raider文化,说到Greyjoy Rebellion并不是为了一个王冠,而是为了回到他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抢劫周边。因为Aegon开始禁掉了raider生活方式,他们的资源很少,过得很苦。Robb派Theon的理由是,他不care要是Balon又自己称王了,只要和他们联盟就行。这里我感觉到了Robb根本不理解他们,很可能Ned也没有理解过他们,而Catelyn的警告也完全不是基于对他们的理解。

虽然从Theon角度我有点理解他们,但是你还是没法同情Theon。他不尊重船长和他女儿,却睡她。他甚至还看到他父亲好像有准备好战船而焦虑,觉得make海盗great again的这份荣誉应该是他的,不该是他父亲的。我努力了,但我没法同情他。

另外,Theon的身份认同问题很严重,你简直能感觉到他老是一副油滑的样子是为了掩盖他对自己的认识没有坚实的基础。可以怪教育吗?他说Jon有时候待遇都比他好。之前好像很少从Cat或者Ned角度提过Theon。其实一个不太诚实的孩子是很难教育的吧?而他是这群孩子们中最大的一个(19岁),更难为他说话了。他爸爸没有热情迎接他,我也很难同情他,因为要是Balon热情迎接他了,他的ego就要爆棚了。亲父残酷充满仇恨,养父母和兄弟不理解他,他自己也不太探索自己的内心。A lost cause.

Daenerys I

7-15

想想觉得Dany的经历真的是最艰辛的了。唯一的亲人她哥哥自私残酷;她老公野蛮吓人,刚培养出感情就死了;儿子没有出生就死了。这种情况下,她还能攒了一堆follower很厉害了。好几次她内心活动是,为了跟随我的人我要坚强。我好像无法内化理解她,就觉得所谓的charismatic领导人,肯定是有点疯狂的地方的。

这里讲了Jorah的过去。本来是知道他因为卖奴隶而被流放(好像是死罪,Ned亲自出马就是为了遵守他判罪的人要亲手行刑的原则),以前有点感觉刑罚是不是太重了。然而这里说了很多细节,他在卖奴隶之前已经做了很多让我觉得看不上眼的事情了(追求虚荣、铺张浪费)。我忽然又转向了judgemental心理。(我拒绝听他一面之词就全怪他老婆。。)

继续judge他:他对Dany的忠诚至少部分源自于爱情,这一点本身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我不喜欢的是其中伪装的成分。他爹这么酷,为什么他给我的印象都是superficious和虚伪呢?

Jon II

7-15

大部队北上,所到之处人兽皆无。

想尽量记住一些人名的,但是实在太多了。

这里说别人都是刚出发的时候嘻嘻哈哈,经过几天的跋涉,所到之处越来越阴森,大家都有点害怕了。只有Sam是越来越不害怕了。我觉得这种对比很真实。我也喜欢Jon能观察出来。我喜欢Jon的章节,因为他其实很善于观察。

Arya IV

7-15

这一章里的空村庄和上一章里遥相呼应,然而那个是天灾,这个是人祸。

我越来越觉得GRRM最厉害的一点(之一)是这些POV都写得风格迥异。Arya角度写的河间地带战争场景,我好像没怎么在别的地方看到过。她看到空的holdfast感觉特别害怕,因为不知道这里的人因为怕什么而逃走的,而这里本来还有lord & knights,连他们都怕的事情,他们这群小巴辣子肯定也敌不过的。

有没有觉得Yoren殊死一战的决定有点不合理?也许他是知道逃也逃不走的。

Yoren,三十年就丢了3个recruit。唉。。。RIP Yoren。一路以各自的方式引导Arya的好人们啊!

忽然想到Arya其实很像我最喜欢的小说的主角(也是我现在域名的namesake),都是带有自己偏见的小姑娘,但是天生好强,又有自然的同情心。

一个技术细节:这里Yoren想去Harrenhall,他可能认识Lady Whent。我只记得Harrenhall当时被奖赏给了Janos Slynt,但不记得什么时候Lady Whent不再是Harrenhall的主人了。当然如果我现在去查一下维基应该可以看到。不知道GRRM写作的时候是怎么juggle这么多细节的。

Tyrion III

7-16

先是small council上Cersei对Stannis的反应(他们还没收到Robb的terms是吗?虽然Robb是先称王的,但是他的信是不是后来写的,而且人肉送信会比乌鸦送信慢)。然后是上街,到Chataya’s。结果是一个暗道。我没怎么看懂他过去的目的就是和Varys谈话吗?两段对话对比强烈。Cersei显得很傻,而小指头和Pycelle风格各异,阿谀奉承的程度不一。但和Varys的对话就是高手对战。

细节:Tyrion试图减轻一些民生问题,但是大家肯定都不感激他,心酸。他下令造铁链,override Cersei的命令,捏一把汗。他之前惩罚杀婴儿的人,这里得到了回报。他是为了回报而这么做的吗?还有,Varys说那个地道是之前的国王之手用的。悬疑小说的做法会是,那个人就是Tywin。话说那个地道并不是通向红堡的,而是出口在另一处。。

这里还说到Jon Arryn和Stannis是经过小指头的提醒才开始怀疑然后调查三小孩身世的。小指头去提示他大概就是想要制造混乱。而Varys一直知道却保密,根据后面的情节,他是想维持稳定,等到龙女能够回来(他想要稳定的论证逻辑在之前Arya偷听的对话里有,但我已经有点记忆模糊了。如果他的目的只是等龙的传人回来,那么这边内斗削弱力量不是挺好的吗?看来他不希望平民受伤的目的是真的。我还是难以接受用不诚实的方式试图得到好的结果。。)

Bran II

7-16

Frey当时的条件之一是让两个小孩寄养在Winterfell。我当时没多想。但是现在看来两个小孩只有Maester Luwin和Ser Rodrick教育他们。他们期待寄养的好处是什么,得到了吗?(受到Catelyn的教育和照顾?Cat并不是一个会好好照顾别人的孩子的母亲,Theon和Jon都这么认为;和临冬城的主人搞好关系?两个小孩一直在嘲笑Bran。。。)

再次惊叹GRRM的POV写法。从Bran的角度写北境治理。和之前讲和Aemon有关的王位继承问题一样,放在context里用人物POV来写,比上帝视角wiki式地写难懂多了,但同时强迫读者进入故事世界。

太难了,我记不住这么多人。好几家人都觊觎刚刚阵亡了丈夫和儿子的Lady Hornwood。她已经年纪蛮大了至少不能生小孩了。小剥皮是她的邻居,她感觉很不安全。每家人性格都很不一样,和Lady Hornwood的关系也不一样。有的是娘家cousin,有的是养了她亡夫的私生子,有的想把和她也沾亲带故的自己的小孩送给她养。。。

我还很喜欢北方的这些地名。吵吵闹闹的Umber家叫Last Hearth,是不是有点让人想起中土世界里的Last Homely Place?Torrhen’s Square,因为名字和最后一个北境之王一样,给人一种历史感。起名Dreadfort也并不是太夸张。

我们之前看到怎么治理国家的有好几处。第一次是Ned代替打猎去的Robert坐在王位上治理国家,我们看到了他是怎么决定在河间地带掠夺的就是Gregor,然后他判决死罪,派人去执行(因为他自己腿受伤了)。还有一次是Tyrion做决定,Varys把各种事项私下跟他过,Tyrion一个接着一个立刻做了决定,rapid fire。而在Bran的所谓court,风格又是不一样的,主要是Ser Rodrick和Maester Luwin做决定。我们看到要求大家秋天攒过冬粮的比例是Maester Luwin决定的。让Umber和Manderley合作造船是Ser Rodrick决定的。但是谁和Lady Hornwood结婚,得要跟Robb商量了。。。还有Manderley要给Robb建海军,这件事也得跟Robb商量。

另外我好喜欢Osha啊!她说的话好智慧,而且完全是一种你不相信拉倒的态度。她一点也不想说服你,因为她很自信的。我之前好像读到说因为剧里的演员太好了,导致GRRM决定接下来多写一点她。

(哦,这一章里Rodrick还说了Cassel家就这样断了。Rodrick有好几个女儿,现在只有一个女儿还活着。他的兄弟Martyn有过四个儿子,只有Jory长大成人,但是Jory……唉!他们已经算是依附于北方最大的家族了,结果,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Tyrion IV

7-17

Tyrion先是在Pycelle那里寄信,出来后跟Bronn交换几句,这里有处理政事,路遇Cersei被她羞辱几句,回到房间小指头已经在等他了,最后还跟Varys交换几句。在跟所有的玩家对战的过程中,给读者交待了剧情和他的计划。

不仅有人物交互来让读者自己琢磨底下Tyrion的计划,还有好多好笑的地方。比如Joffery大战兔子。

另外就是,他处心积虑做这些,都是为了他家好。但是他家人都不接受他,而外人也都提防他,老百姓也讨厌他因为他长得丑。比如老百姓要见国王讲物价问题,他决定代替joffery假装会帮他们,因为知道如果joffery见他们他们大概会很惨。这正是他爹叫他做的事情:防止joffery再发疯。而和Martell家和Arryn家搞好关系,也是为了稀缺的盟友。但是可以想见,他姐姐会恨他,而潜在的盟友肯定也对他反感。

吃力不讨好啊。

Sansa II

7-17

唉。。回头重读有关猎狗的章节,怎么这么喜欢他了啊。要记得Arya恨他啊!A hound would die for you, but never lie to you.啊啊

这一章的重点情节是Ser Dantos和Sansa的密会

我有点想相信Sansa必须用自己的本领立足。她的本领是同情心和礼貌。然而,这里又和猎狗对比了一下,真的所有人跟猎狗对比,都不像骑士了。也许这个作品就是多重对比交叠。

Arya V

7-17

Lommy的死才是这个系列的暴力的风格:出自于残忍,虽然让人震惊,但一想又是无比合理的,直接阐释Gendry说的,我们平民被抓又没有人质价值,投降也是没用的。

相对于他的社会地位所对应的受到的教育而言,Gendry已经很聪明和可靠了。

Arya真的很现实,吃虫子。她也非常地不sentimental,实事求是。埋了Yoren,虽然这是个很大的失望啊!她一半感激他,一半大失望。10岁的孩子,生存模式逼她控制好情绪,实事求是。提到她爸爸的时候她就指明了一句他不是traitor,因为她can’t afford to be sentimental。还想到Sansa如果现在看到她,可能会装作不认识。只有在想到Jon的时候才会提到一句觉得sad。然而她还是失算了,毕竟她才10岁(我在脑中乘以1.2)。她决定去救Gendry,pov里面并没有给理由。我的理解是她已经把他看作是自己人了,就像她一定要回去确认Yoren死了没。

当然,大看点是她跟Gendry出柜的过程,哈哈哈。

这一章summary结束在哈哈哈中太不合适了。我们透过Arya的视角又看到了更多平民受到的残忍和暴力。

Tyrion V

7-18

Tyrion走密道原来是去看野火。(但是好像没看到说他用密道走回来?)截获Robb的信。跟Cersei对话她居然崩溃了一下。Tyrion真的太厉害了,真不想让Robb对付这么难的对手。然而如果同情Tyrion的话,虽然他爸爸叫他来统治,但是他统治有方又得不到肯定。这两个感情负担在,我简直无法好好读书欣赏Tyrion的天才。

Bran III

7-18

Bran继续扮演Winterfell主人。Meera和Jojen出现了。Bran在warg。我挺喜欢Bran的章节的,风格那么不一样,很容易进入他的视角,然后就跟着他的思绪走。重读不用赶剧情,所以沉浸在Bran视角里。

Catelyn II

7-20

Catelyn梦见家庭团圆,看着感觉好心酸。这一章讲Catelyn遇到了Renly。路上大家士气很高(Manderley家来的人听说不打猎加餐很失望),只有Catelyn警觉。因为只有她刚刚受到了重大损失,而且还有两个小孩在敌人手里。他们来到Bittersbridge,发现Renly的队伍也士气很高。

Brienne登场。被Renly迷住真的不怪她,在场的所有人都多多少少被他迷住了。这里她主动对Catelyn说了一句话。酒筵上大家士气很高,说说笑笑,Catelyn说,这些都是夏天的士兵,然而凛冬将至。Brienne说,不,冬天对我们来说永远不会来,我们会阵亡,然后诗人会歌颂我们。在歌谣中,骑士永远是高尚的,少女永远是美丽的。Brienne说这么一句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她是希望自己变成歌谣,这样自己就是骑士了还是少女了呢?

Renly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角色。他的逻辑是这样的:当时如果Ned控制了Joffery,他就不会出来称王,他会支持Ned。但是现在Joffery和Cersei当权,他必须出来称王了。他是这么说的。我回头看了一下AGoT里Robert死前Renly和Ned的对话。Ned并没有说他支持Stannis。他只说了他不想晚上抓小孩。Renly逃走是因为不及时行动的后果很惨。然后我怀疑他可能猜出了Ned支持Stannis,所以才无法和他合作的。他们这兄弟当得当成仇人了。这一章的最后,是Stannis居然去攻打Storms End了,让人大跌眼镜。这对兄弟啊!!

哦Renly的另一个逻辑是,Robert当年有什么名分称王?他是大儿子,他们家和龙家有点血缘关系。但真正让他称王的是他的战斗力。Renly现在也有战斗力了。而Stannis是没人爱的。这个时候,我们是该站在Ned和Robb一边还是该怪他俩不知变通呢?当然,Renly要求Robb支持他,“就像Eddard支持Robert一样”,这挺过分了,毕竟Robert和Eddard比亲兄弟还亲(尤其是他的两个兄弟是这样的),而Renly和Robb大概没有见过吧。(归根结底还是要怪君主制。。(

GRRM写的人物真的很值得琢磨。Renly一方面铺张浪费得让Catelyn简直看不下去。另一方面他显然非常有魅力,而且有几分魅力是很真诚的。他虽然办大酒筵,但是自己并不纵欲喝酒饮食。他对达官贵人友好,对身份地位低的人和仆人也一样大方礼貌。同时你又可以想象,当年Robert可能也是这样的。能推翻一个三百年的王朝的人,一定是非常有魅力,吸引各大重要人物支持他。

Jon III

7-20

我想不清楚更喜欢Dolorous Edd,还是老熊的乌鸦,还是Sam。大概乌鸦吧。

这一章讲他们到了Crester’s Keep。这里personal的矛盾是关于Gilly。大的方向是去找Mance Rayder。我从第一次读书开始就是Mance Rayder迷妹。读这个系列的体验就是,一边喜欢老熊,一边对他们的行动方向摇头。而NW他们也在对Robb摇头。大家都一样。

这里提出的一个主题是,一个国王要保护弱小。这是Gilly说的。最后老熊对Jon说,野人不属于我们,我们的王法不适用于他们。可是,两者发生冲突了啊?Gilly想要获得保护,这和野人想要越过长城获得保护是一样的。哦另外,Craster还抓着一个老婆让她对黑兄弟说,他们需要的是自由而不是像奴隶一样的臣服。可是她不也是Craster的奴隶吗。我们大家都是某种程度的奴隶,因为人类一定要合作才能生存。人生的唯一闪光点就是被Edd或者乌鸦amuse到,还有Sam这样的朋友一起成长、互相挑战各自原有的成见。

Theon II

7-20

Theon的章节一如既往地让人生厌。这个书的目的是不是挑战你让你看讨厌的人?Theon是有点让人同情的。他爸爸对他这么不好(但这要怪Ned吗?还是怪封建君主制吧(我怎么又得出这个结论)。但是Theon本人也没什么好同情的。人家看到他姐姐都表示尊敬,他就以为是自己了。然后他还是渴望父亲的肯定的。

同样是“因为这是我们的文化“而烧杀抢奴,为什么Dothraki感觉就好很多?大概因为他们帮助了Dany,而她是我们关心的人。我不关心Theon。我冷血吗?

Tyrion VI

7-21

Tyrion is at the top of his game. 他运气好,Renly和Stannis打起来了。Cersei很高兴,简直拥抱他了。控制好Cersei和Joffery,他对付了Robb的信使,同时埋伏了一个计谋(是不是要劫狱?),还支使走了Cersei的守卫。他还对付了Allister Thorn。最后,端掉了Pycelle。这一切都做得非常大胆果断。但我发现我想要看的不止是精彩的权力的游戏,我还想看人物动机。总感觉越来越跟不上他的动机了。也许他现在的动机是让爸爸骄傲?

这里还说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比如对Jon Arryn下毒的是谁,还有让Aerys向Tywin打开城门的事情。这些基本的大悬疑因为很多人总结过了,我理解起来就不困难了。否则我不知道我能理解多少。。。我实在太不会读悬疑了。

Arya VI

7-21

Arya和别的囚犯一起来到了Harrenhall。死亡名单渐渐形成。在hot pie面前暴露了她是女孩子。Lannister家的爪牙们基本上都很残忍。RIP木头剑。

没有Gendrya。

Daenerys II

7-22

Dany来到Qarth,见了三个想看龙的社会精英。不再轻信和相信符合自己期待的承诺和建议。我喜欢她从过去的经历中自发地总结规律和教训。喜欢她现在这么自信。而Ser Jorah真的难以让人喜欢,Dany说他有时候当她是要保护的小孩,有时候当她是吸引人的女人 – a recipe for patriarchal romance,大概是小熊唯一知道的男女爱情形式。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打破了这个形式,所以让他更加着迷。

Bran IV

7-22

是不是三眼乌鸦叫不醒Bran,Meera和Jojen来继续叫他了。为什么Bran不愿意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呢?想到电视剧的结局,是不是他这样reluctant to power的人才能有魔法呢?

另外这么直接把魔法和Maester的学术对立,也蛮有魄力的。也许这方面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Meera说的那个Jojen的梦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生活在Westeros,我最想做Maester……

Tyrion VII

7-22

Tyrion轻松搞定Lancel。另外所以那个密道是用来去看Shae的。真奇怪他访问妓院没关系,但是他养着情妇却不行?他的一个主题就是他对Shae是忠诚的。

Arya VII

7-22

Harrenhall被烧得歪歪扭扭了,上面还能住人吗?(这里说Tywin住在最高的塔里,不过可能是大家乱传说。)

Jaqen H’ghar还债登场。还有从Arya视角看到和听说的战争局势。。。

Catelyn III

7-23

Renly火速赶到Storm’s End找Stannis。哎,以前读到这里的时候就是被他俩非要内斗不肯去打我心里的坏人而焦躁。现在终于有点耐心看这两个人了。

Stannis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作战指挥官。他有作战经验,而且Tywin和Tyrion好几次说到认为他是最大的敌人。

而Renly,继续玩味他的逻辑。他要夺王位是为什么?Because he can?上回他对Catelyn说如果Eddard控制了Joffery成为摄政王,Renly会支持他。为什么?那么Cersei成为摄政王之后Renly感到了威胁,所以索性称王了?Renly到底信不信Joffery的非法性?Renly可能不在乎,毕竟他的claim不能从Joffery的非法性得益。而如果狮子家的人没有那么忽然占领了宫中大部分要职,可能下面不会有要反的意思。现在狮家做得那么过分,下面人意不平,Renly就顺应人心成为那个领袖了。

另外,书里他和Loras的关系根本没怎么写啊。

Sansa III

7-23

I am so a fan of Tyrion being friendly with a Stark.

从Sansa的角度来写Robb的一次胜利。非常好。在Catelyn走之前他就说他要打,不能干坐着。Robb真的非常厉害的战斗指挥官啊!或者说,其实是黑鱼厉害?

最近看了一个grrm的采访,问他有没有哪个角色他希望写得更多,他说Robb的这段时间里的活动没有pov角色写,他觉得有点遗憾。其实我蛮喜欢这样的,从远方的pov来写。我挺喜欢Robb没有pov的这个事实的。

这一章主要讲,Sansa又被打,还被当众扒衣服。Ser Dontos, 猎狗分别用自己的方式想办法帮她,但是只有Tyrion帮到她了。这三个人里面其实Dontos最不值,但Sansa最感激他。我简直又要对她刻薄了。但是她拒绝Tyrion的保护之后,他似乎对她刮目相看了。我没有明白他的思路。

Catelyn IV

7-24

我想不出来Renly的死是什么意义……最直接的是反映Stannis是什么样的人。

Jon IV

7-24

Ghost好棒。那袋东西是Benjen的吗?

Bran V

7-24

哈哈哈哈一上来说Stevron阵亡了(少数几个我记得名字的Frey,他是Walder的大儿子),接着两个小孩就开始讨论更新的继承权顺序。

哦,因为知道后面的情节,想到Jojen的预言。。。Ser Rodrick回来了。Lady Hornwood死了。然后西海岸也有人在raid。想想Ned的时期,他手下的刑罚应该是比较严酷的。现在一打仗,就乱成这样了。而且这时候不杀Reek,要等Robb,让人抓狂。之前要是Lady Hornwood嫁给了Manderley就好了。什么都要报告Robb。那么现在这么乱你报告了没有?

Tyrion VIII

7-24

Tyrion打发小指头去拉拢玫瑰家。而Cersei感觉有异。

这几章都是情节elaborate,没什么好记录的。或者只是我脑子停转了,一味被动追剧情。

Theon III

7-24

Theon说在stony shores的胜利感觉和在whispering woods的胜利不一样。前者没有后者的荣耀感。这是为什么,而且又是什么造成的呢?

Arya VIII

7-25

我们都在想要是她让Jaqen H’ghar杀了Tywin会怎样。但是这里把她的心理写得很引人入胜。她试探着想象怎么逃走,然后一想到Weese就害怕。

Gendrya moment: Hot Pie说到Arya在他们打Amory Lorch的人的时候是不是喊了Winterfell,Gendry说她喊的是go to hell。Gendry很自觉地保护Arya的秘密。而且这个一动脑筋就表情很痛苦的人居然瞬间说谎,还想好要跟Arya串通好。

Catelyn V

7-25

啊啊,Catelyn。虽然因为她没法爱Jon而让我对她一直有反感。但是她真的很坚强了。所有的what if都要怪GRRM,而不该怪她啊!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是她去了双子堡会怎样(会对Frey家的叛变提早洞悉);要是她回临冬城会怎样(大概还是会被囚禁或者杀掉)。

看到她赢得了Brienne的效忠,还是很感动的,交换的誓言内容也很感人,虽然这只是样板合约。

最后Ned的尸骨送来的时候,简直想哭了。她父亲垂死,儿子在打仗,女儿做人质,后面还有那么多别的灾难等着她。

第一本书里她去Vale的时候看到了Alyssa’s Tears,这个传说中的女人目睹她的家人全被杀光。我们经常看故事里有这种传说,但是很少把这种角色当作主角来读。

哦,另外,Lysa曾经怀孕的事情,原来她完全不知道。

Daenerys III

7-25

我记得自从Dany有了龙以后,就可以收费看龙,给我感觉她没有earn到她获得的,从而对她失去同情心和兴趣了。

Tyrion IX

7-26

送走Myrcella,King’s Landing暴动的一章。我的同情心全在平民那一边。直到最后同情了Tyrion一下。

怎么说呢,Tyrion打Joffery很爽。但是Tyrion并不是smallfolk的champion。他的目的是什么?可能他还是生存模式吧,因为他是一个长得很丑的侏儒。

甚至Sandor也失去了前几章里给我留下的“真正的骑士”的印象。Sansa说砍手什么的。我在说什么呢?猎狗本来就不是骑士,他杀了Micah你忘记了吗?

对了,Tyrion失去我的同情的地方是一个细节:他在人群中安插了人手希望能控制可能的暴动。

Davos II

7-27

如果有哪个人不会被single combat激将法激到,那就是Stannis了。看到这里简直对他有点钦佩了。之前印象很深的是,Maester Cressen爱Stannis,但是Stannis似乎并不爱他,起码并不听他的council。这里我们看到了Stannis爱Davos的。这说明什么?他俩绝不是一样的人。他并不是爱Davos服从他的命令。他欣赏Davos的坦诚。但也不是光有坦诚就可以的。他似乎看不起别人的建议。他手下的别人要么是religious fanatics,要么是追求英雄事迹的骑士。这些都是他看不起却不得不依靠的人。这么一想,Melisandre也是这类人。

Stannis还说他发现他爱Renly。那么Renly的死因他自己是怎么想的呢?我真的无法理解他。所以其实,我心里还有一部分不理解Davos为什么对Stannis那么忠诚。

哦还有,Storm’s End的城墙有魔法,形成了魔法结界。

Jon V

7-27

过渡的一章。Jon就这样离开老熊了?!离开Sam,dolorous Edd?

长城上的人对Stark家族真的是抱以希望啊,但是人家灭族了要。

Tyrion X

7-28读,记录于7-30

Tyrion渐渐burn out的一章。百姓都讨厌他,他要控制实际上的罪魁祸首Cersei和Joffery。看起来只有一个人喜欢他,就是Shae,虽然她是拿钱这么做的。其实Bronn不也是吗。(我忽然想,如果后来背叛Tyrion的是Bronn而不是Shae,是不是大家怪Bronn会比怪Shae少,也许大家还会很赞赏Bronn呢。呵呵。blame it on the woman)

Catelyn VI

7-28,记录于7-30

捷报频传,但是Catelyn心情愈加沉重。因为她是一个精明而又忠诚的女人,而且刚刚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如果战争得势,那就意味着Sansa的处境更加危险。这一句文中完全没提,是我的理解。

另外我觉得Brienne在南方经常被人嘲笑。即使是Renly这么nice的人,也只是表面上尊重她吧。但是到了北方,立刻就遇到了器重她的人。前几章里有Morment, Karstark和Umber他们掠夺westerland,有的人说,这说明战争哪一方都是一样的。我还是觉得不是的。他们的首领的气质这么不一样,手下的风格肯定不一样。前面有说Morment赶着牲口,另外几个抢了金矿,(好像也有说烧房子),我总觉得他们不可能像Gregor一样折磨人。

Bran VI

7-28,记录于7-30

重读最大的印象改变是Bran的章节。这些第一次读可能没感觉,但是重读不用赶情节,就沉浸在那个氛围里。而且很多和预言有关的,重读才有印象。Theon占领Winterfell的一章。啊Mikken。我对这个世界的铁匠有感情。Gendry, Mikken, Donal Noye……

这一章里显示出的Theon,仍然是那么的pathetic。他说了好几次如果你们服从的话,我会和Eddard一样对待你们的。他仍然在乎那个标准。但是他无法内化狼家的风格。然后他又因此遭到他自己家人的唾弃。然后我也没法同情他。

Arya IX

7-28,记录于7-30

“Arya为何没有让Jaqen杀了Cersei或者Tywin或者Joffery或者Gregor“的一章。重读觉得她的选择比直接杀人厉害。首先,她想要的不是杀人,而是和家人团聚(希望以后的她并没有忘记这一点)。现在她手下有之前Tyrion提到说他没钱雇的Faceless Men,她没有选择杀人,而是翻转处境,manipulate了Jaqen帮她释放囚犯,然后改变Harrenhall的占领状态,这是Jaqen之前拒绝做的。我觉得她太厉害了。另外,雇杀手这件事,也是违背Stark家族的信条的。夺人性命,必须起码亲自动手,见证他的临终,听他的遗言。不知道Eddard有没有对Arya说过这个教导。很可能因为是女孩子并没有。Arya之前让Jaqen杀的人,我简直理解为是因为她年幼而犯的错,一个是生气的情况下做的决定,另一个是害怕时做的决定。如果她让Jaqen杀了更重要的人,不仅narrative上undeserving,而且也会降低Arya这个角色的主动性。我太喜欢没有让Jaqen杀重要的人的安排了。第一遍读的时候太希望看到pay off而一直懊恼。重看才有体验。

厄,话说,这一章的Gendry多让人失望!虽然有Arya观察他(shirtless)工作的Gendrya moment,但是我忍不住想,她对Jaqen说的,“你不帮我忙,怎么能算朋友”也能用在Gendry身上啊!(还有Hot Pie)区别在于Jaqen比较厉害,不用担心他自身安危?

另外,我没有想好她没有在Glover和Roose Bolton面前显示身份的动机。可能是她对人的信任度降低了?现在这个城堡里唯一知道她身份的是Gendry。I’m talking myself into gendrya…

Daenerys IV

8-5 记录于 8-6

House of undying的一章。我的理解是,这群巫师先告诉你你看到的事情有的是真的有的不是,有的会发生,有的不会。其实就是给你看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最后吃掉你,然后那些可以说有的就没有意义了。

我不是很喜欢研究预言。特别是他们已经说了可能为真可能是假。有几个特别明显,一个是Rhaego,一个是Rhaegar。他们说的三次背叛(还有三次别的我已经记不得了)不知道有发生没。难道有一次是之前Jorah的背叛?考虑到剧的结局,是不是最后一次是Jon。(因为我喜欢Jon,所以很不喜欢剧里最后他杀了Dany的处理。可能最后是他做的,但书里可以铺展得好一些。

Tyrion XI

8-5 记录于 8-6

好像就是战前准备的一章,看完有点印象不深。他下令烧光城墙下的建筑,已经对民愤没法顾及了。况且他本身并不是亲民的。他对Winterfell的占领的消息的反应很棒,不ooc。

Theon IV

8-6

Bran和Rickon逃走的一章。Theon真的很拿Ned当榜样。睡他的床感觉很骄傲,还提醒自己要像他一样冷酷。可惜Theon还是这样,学Stark学不像,执行Ironmen习俗又执行不到底。同时两边他都希望获得认可,但两边都得不到。我同情他吗?我觉得他pathetic,不是很同情他。而且,眼看着就被Reek带坏了。

Maester Luwin需要辅佐新的城堡主人。他coucil要mercy,有没有私心?我不知道。这么扭曲的情形下也许并没有正确的建议。

Jon VI

8-7

哦我好喜欢Jon,喜欢他的章节。他跟着Qhorin Halfhand去range,路上自告奋勇当突击队员,经历险阻消灭了目标后,没法杀剩下的Yigrette。我很喜欢这一章里写的风景。真的好风景不是轻松就能看到的。我还很喜欢他想到了他的亲人。爬山的时候想到Bran喜欢爬墙,杀人的时候想到Robb的第一场战役他是怎么想的,看到Yigrette的时候想到了Arya。都是非常自然的情感。

我还喜欢Yigrette讲的故事。北方人和野人并没有太大区别。长城的作用并不是防野人。这些,Jon都在慢慢觉醒。我最喜欢的故事就是主角从某种偏见(社会原因)里,凭着自己天生的正直、同情心,从既有成见中摸索出来。

我还喜欢这里明文call out和Eddard行刑的对比。Jon没法下手。因为我们读者从第一本书的序言里就知道,在大威胁临近的时候,执行已有法律是不对的。我很喜欢Ned,但是他还是patriarchy的守护者。

Which begs for the question: 如果Yigrette是个男的,Jon是不是就下手了呢?

我超喜欢Yigrette。我超喜欢看到角色接受死亡。记不记得Jayne背叛后意识到Mal决定杀死他?一瞬间对他态度180度大转变。Yigrette死前有过之无不及,她想让他烧了她的尸体,还要求他strike hard and true。短短几句话,no nonsense, 让人拜服。

Sansa IV

8-9,记录于 8-10

I thought my Sansa hating days were over. 她那点世界观,在猎狗的质疑下,一点也无法存活了。

不过话说回来,第一次来月经的慌张是我可以体会的。特别是在他们的世界里,对Sansa来说,来月经说明她要和Joffery结婚了。这又让我有点怨恨起Catelyn了。天啊这一章激起了我的厌女症。。。

Sansa说她全心全意爱Joffery的时候,Cersei说,你最好快点学会一些新的谎言,要是你把这句话对Stannis说,他可不会喜欢。相比之下连Cersei也让我感觉可以忍受一些了。这里到底Cersei有没有低估Sansa呢?

叉开一句:如果Sansa的arc是从天真少女变成权力的游戏的高手,那剧里最终没有Sansa和Cersei最终的对决(即使不是face off,最好也要有她俩互相知道对方如今的处境的交待啊)。也许甚至她俩还能有一点惺惺相惜呢!

Jon VII

8-10

长城以北,到处是生死的选择。这一回接受死亡的是Squire Dalbridge。意识到的一瞬间忽然流泪。(这种感觉和克隆人战争里克隆人的兄弟情义和牺牲的感动是一样的。)然后觉得,这部作品不同地区和pov的风格这么不一样,正让北方的这种英雄主义更真实。喜欢Halfhand,严酷环境下的commander都这么酷。喜欢Jon跟他坦白,喜欢Mance Rayder的back story。

当然,大看点是Jon warg了Ghost。到目前为止,Bran, Arya和Jon都显示出了这种能力。也许正是和前几章里说的一样,龙的出现导致世界上的魔法都变强了。

Tyrion XII

8-10

和Cersei吃饭,最后Cersei说她抓到了他的情妇。Tyrion表现得很镇定。然后发现不是Shae。最后他和Shae上床后,他却无法投入。这说明他醒悟了?

但我看到后面被Alayaya的遭遇看得分心了。希望Tyrion有给她多付钱让她承担这么多的危险和风险。(实际上作者的思路是读者看到不是Shae而松了一口气,忽略Alayaya了?因为之前说了她是深肤色的美女,我印象很深,觉得作者这样写很有眼光,所以如果是这样把她放一边,也不写她为什么有动机保护Tyrion的秘密,我会感觉很失望。)

Catelyn VII

8-28

再一次渐渐陷入绝望,有点难以接受。正好在看别的书所以耽搁了很久再拾起来。

第一本书的渐渐绝望,至少还可以同意Ned的选择。但是这里从Catelyn的角度看,只有越来越绝望。她的谈判失败了,她的亲人一个接一个离开了。她的章节非常压抑。

这一章的一个看点是和Jaime的对话,抖出了很多历史。原来Catelyn本来不知道Rickard和Brandon的死法。Jaime承认了是三小孩的父亲,和推Bran。Catelyn非常倾向于怀疑Tyrion和Jaime,但是对小指头却不怀疑。

我记得我第一次(读得很不认真)读到Catelyn释放Jaime的时候,理解为是一种宽容的表现。这里还没说到(这一章的结尾是个cliffhanger),但已经显示Catelyn复仇心还是很强的,特别是知道她死后变成了石心夫人。这一章里她想,Ned信守亲自执刑,但从不喜欢杀人,而她现在会非常愿意从复仇中获得快乐。只有想到两个女儿才阻止她动手。期待看她放人的心理。

Theon V

8-31

哦天啊,Theon。写这种角色的目的是什么?哎其实现实中大部分人都多多少少是这样的,小说和中世纪/奇幻背景夸大了一点而已。那么Theon的问题是什么?现在我稍微概括一下我的理解。

我觉得他的一个根本的问题是,他的信念和原则不是他相信的东西,而是服务他的东西。他相信他应该是Balon的继承人,因为这服务于他;他觉得自己爱Ironborn的文化,不是因为他真的懂,而是因为他在那个环境里有地位(好几次他穿戴得很好去见他爸或姐姐,转眼想起来他们并不看重衣服);他很骄傲和Robb一起参加了抓到Jaime的战斗,这不是因为他真的爱Robb,而是因为他share了战胜的荣耀。那么问题是,当这些名头不能服务于他的时候,他就急躁、发tantrum、被Ramsay利用,越来越不可收拾。他还觉得自己对Winterfell的人很好了,要杀人都是你们逼我的。我想起来JK Rowling说的也可以apply到Theon身上:

One of the things I find most revolting in life is self-righteousness that covers self-interest and that was Umbridge from beginning to end.

这里的self-righteousness,就是我说的Theon的信念。(其实所有的信念都是self-righteousness吧!)只不过Theon和Umbridge还是有点区别,在于Theon比Umbridge更相信那些信念。Umbridge那一套,和我们这里的政治迫害、歪曲事实更接近。

这一章里的Asha太棒了。Theon不断气急败坏挑衅她,她还是识大体地给他建议,但是他肯定不会听。

Theon在城堡里不断看到的、梦到的都是Stark家族的痕迹。你可以同情他吗?每次刚有一点点同情他,他立刻做一点让你反感的事情。

Sansa V

8-31

大战前的一章。城里的religious scene.

Davos III

2020-3-30

隔了半年多回来看黑水之战。这场战争真的看不下去,你希望Joffery输掉,但是Joffery赢了,那么好歹Tyrion能分享胜利的快乐吧?你知道没有的。Davos这一章,交待了Stannis的兵力是Joffery的很多倍。第一次看的时候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期待Stannis会赢,因为Stannis实在是很不讨人喜欢。这里看到的是Davos列举船只的名字(编名字一定很好玩吧)。他熟悉地形很早觉察出疑问,我们怪Stannis的手下Ilmry Florent过于自信?我们怪他是不是有马后炮之嫌?如果Melissandre来了会不会有不一样?如果让Davos指挥会不会不一样?asoiaf的魅力就在于可以有多种解读,可以以不同视角来看事情。

Tyrion XIII

3-31

这一章是黑水河之战的另一个视角。我觉得这里Tyrion的POV很好看,因为他是这场战斗的策划者。这一章的结束是Sandor的崩溃,也很好看。在无人带领的情况下,Tyrion亲自挂帅,这么heroic却不感觉不符合他的性格。

Sansa VI

4-1

黑水河之战的又一个视角。Cersei告诉Sansa如果被攻陷,她会让Ilyn杀了她俩。我不是很相信Cersei会自杀。

Tyrion XIV

4-2

继续黑水河之战,Tyrion被卷入战斗。如果他很顺利的话就很不可信了。这里他不仅被敌人打,最后还被Ser Mandon Moore砍了。多亏了Podrik救了他。这里写Tyrion记得Jaime跟他说打仗时的fever。

Sansa VII

4-3

我不喜欢Sansa的地方在于,她的善良总是来自于有点虚伪的原因。但是这一章里她站起来抚慰老幼的时候,我又觉得有点佩服(主要是和Cersei对比让我标准下降了吧)。

她回到房间里的时候遇到了Sandor。我记得看GRRM说过他完全无意SanSan配对。我真的不能相信啊。SanSan配对真的太真了。他崩溃后,逃跑前,想要听她唱歌,而他并没有伤害她。而她虽然怕他,却直觉要对他好,前面的章节里还替她祈祷。对她来说,认识到骑士并不是都是英俊勇敢的;而对他来说,最不想做骑士的人,因为认识她而成为保护弱小的真正骑士。从各个角度来看都是绝配啊。

正好Davos’ Fingers搞的无意义(?)投票最近一期选Sandor还是Maester Aemon,我非常纠结。最终我记起了Sandor杀了Micah,而且好像从来没有后悔过,所以我选了Aemon。(最后是Sandor胜出。)

Daenerys V

4-4

Daenerys是重读的时候观感提升的一个角色(还是因为我还没读到我不喜欢的地方?)。我喜欢她虽然信任Jorah,但是对自己的目标不动摇。我喜欢Xaro对她越来越冷淡后她不是觉得烦恼,而是庆幸没有嫁给他。当他想用船换她的龙的时候,她问了世界上有多少船,然后说,一头龙是世界上三分之一的龙,她觉得合理的价钱是世界上三分之一的船。我也喜欢Strong Belwas和Arstan Whitebeard找到她后她笑说你们是不是期待她更regal。

也许现在喜欢Daenerys是因为fanfic的缘故,我对一些龙家人有点感情了。不知道这个世界里的预言到底是怎样的效果,Rhaegar认为他儿子Aegon是song of ice and fire。(但实际上是Jon,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对龙家人有感情,更加增加了我喜欢Jon。)Dany的三次被背叛,看完电视剧后是不是可以总结是one for blood是之前那个女巫;one for gold是Jorah;one for love是Jon?

Arya X

4-4

重读的感觉真好啊,因为不赶情节,可以细细品味。Arya观察细致,直觉又一直很准。你想想如果Roose Bolton知道她是谁会怎样?她对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措施,都做得非常到位。我想这是因为她实际上是一个很有同情心的人。因为她(协同Jaqen H’ghar)挑起了打斗让Roose Bolton占领了Harrenhal,知道的人都对她有点刮目相看。她觉察到Hot Pie对她态度也不一样了,感觉more sad than angry。她去马房偷马,可以骗马房的男孩,但是她发现守卫是北方人的时候,意识到她无法骗他,因为他对Bolton比她更了解。我觉得她真的太聪明了。

这一章里Arya的主题也很明显了,一个是她的身份的主题,因为隐藏身份是这里她需要做的事情,但是这件事后来越来越扩大了;另一个是杀人主题。这里用到了那个硬币,Valar Morghulis,知道后面的剧情后,这一段简直诗意。

另外不得不说,Gendry跟她走真的是中了她的邪了,因为前面他还在对她生气。她说,你帮我拿剑;他说,不行啊他们发现了会打我的;她说那你就跟我走,顺便把Hot Pie叫上,别忘了拿剑;他说,我没说我会跟你走啊!她说,没有,但是你要是来的话别忘了拿剑哦。他就说,好的。哈哈哈哈一个弱智。

Sansa VIII

这一章是庆功宴。一方面玫瑰家登场,忽然横扫court。一方面Tywin doesn’t give a shit。一方面Joffery出丑。your standard court chapter。Sansa很开心终于可以不用嫁给Joffery了,还要按耐住不要表现出来。虽然,实际上女孩子嫁给坏人,接下来的各种暴力什么的,应该予以同情,但是这里我还是不耐烦。想说,真的是委屈你了啊。

Theon VI

Theon可能是小说到目前我最不喜欢的角色了。我一直觉得是因为这里挑起了我们的厌恶之情后,GRRM后面要挑战我们,看我们会有多少同情他的被折磨。这一章里Ramsay以真正面目登场,而我们期待的夺回Winterfell的战斗以意想不到的结果告终。哎。

Tyrion XV

Tyrion醒过来发现自己毁容了,也丢了国王之手的工作。到底为什么Ser Mandon要杀他?

Jon VIII

这次重新捡起来看唯一的Jon的章节。到目前为止,Jon的章节是感动最多的。看完后你会想,Qhorin问他剑是不是够锋利,是因为他在准备死。

Bran VII

哎?我觉得第二本书结束在Bran的章节,很有诗意。所以Maester Luwin本来就看出来两个小孩不是他俩,算是一点点安慰吧。

Appendix

bookmark_border一个记忆碎片

今天还想写一篇随想的日志,和前一篇有一点点关系仅在于我的单线程脑子里同一时期想的东西都是差不多的。

最近看书看得不多。前几周重新打开马慧元的《书生活》。看到她摘录巴伦勃依姆书中这么一段:

在本书的《生命与音乐》一章中,他提到自己最喜欢的哲学家斯宾诺莎:“每当我处于困境,无论是事业还是个人生活中的,去读读斯宾诺莎如何强调要理性地分析日常生活,我总能获救。” “理性告诉我们,什么是生活中暂时的东西,什么是永久的。” “在一些绝望的情形下,如果你不能理性地寻求原因,那么自然而然的结果只能说自杀,至少是大怒。”

这段文字一下子打开了我的记忆。在罗素的《征服幸福》里有这么一段:

There is an idea that rationality, if allowed free play, will kill all the deeper emotions. This belief appears to me to be due to an entirely erroneous conception of the function of reason in human life. It is not the business of reason to generate emotions, though it may be part of its function to discover ways of preventing such emotions as are an obstacle to well-being. To find ways of minimizing hatred and envy is no doubt part of the function of a rational psychology. But it is a mistake to suppose that in minimizing these passions we shall at the same time diminish the strength of those passions which reason does not condemn. In passionate love, in parental affection, in friendship, in benevolence, in devotion to science and art, there is nothing that reason should wish to diminish. The rational man, when he feels any or all of these emotions, will be glad that he feels them and will do nothing to lessen their strength, for all these emotions are part of the good life, the life, that is, that makes for happiness both in oneself and in others. There is nothing irrational in the passions as such, and many irrational people feel only the most trivial passions. No man need fear that be making himself rational he will make his life dull. On the contrary, since rationality consists in the main of internal harmony, the man who achieves it is freer in his contemplation of the world and in the use of his energies to achieve external purposes than is the man who is perpetually hampered by inward conflicts. Nothing is so dull as to be encased in self, nothing so exhilarating as to have attention and energy directed outwards.

如果现在来翻我5到10年前的日记,会看到我经常提到说我的精神生活是被“读王小波”切分成两段的,当时的我一直在感叹,读王小波之前的自己和之后的自己已经不连续到自己几乎记不起来之前的思路甚至感情了。上述这段引用的文字出现在我回忆里,场景是我在大学寝室里,抄写了这段话,寝室没人的时候独自流眼泪。

我小时候一直没学会和自己的情绪共处。我的情绪特别嫉恶如仇,别人习以为常的事情我经常看不惯。看不惯别人,看不惯父母,看不惯老师,没有朋友。还看不惯自己。别别扭扭地长到二十岁,读大学,然后忽然和社会相处。我不知道如果我没有意识到需要坦然面对自己的情绪的话,我现在会是怎样一个扭曲的样子。大学是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段时期。我不同意周围的一切,却没有能力走自己的路。

然而我现在重读罗素的这段文字,简直无法理解以前的自己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大。只有记忆中我对着摘抄流眼泪的场景是确定的。我终于活到一定的年龄,精神生活中出现了第二条“已经记不起在那之前我是什么样的人了”的线。如今,正视自己的情绪和感情,与人为善并不跟有判断力矛盾,这些都是我的基本思路了。但是我还是依稀记得这么基本的原则都没有的时候的自己,我也明白很多人都是我以前的那种阶段,包括我父母。

和这些记忆还有关的一段记忆是我大学毕业论文的老师崔升(当时是副教授,而我特别讨厌自己的大学阶段,所以完全没跟大学老师同学保持联系)。我现在还记得他有一天(也许是意识到我无法处理情绪)跟我说,看事情要看长远,不要看local斜率(微积分的term是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了)。他还说对人要与人为善。我想那次是我第一次感觉这是对的。如今这些早就是我的本能了。让我在博客上对崔老师说一声谢谢。

而如今我对罗素有了更多的理解,看到马慧元摘抄的巴伦勃依姆的话,我意识到,可能这种思路起源于斯宾诺莎。所以很想再翻一下《征服幸福》,看看前后有没有提到斯宾诺莎。

上上周被激起这个回忆后,我在家找我的那本《征服幸福》,怎么也找不到了。结果我周末把所有的书搬出来整理了一遍,扔掉了很多书。但是那本征服幸福还是没找到,可能是借出去没还。然而我不准备再买实体书了。也不是很想给亚马逊塞钱,下了一本盗版电子书。

bookmark_border关于奥斯汀的碎片

不知是不是因为整日在家已经快要两个月了,我心思比较pensive。今年初的一件事情竟然有后续。其实这个后续也已经过了很久了。我其实不太好意思承认我身上发生了如此幼稚的抓马。但是我想记录一下在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想起了奥斯汀的小说。然后意识到,其实我一直在潜意识被奥斯汀小说影响。我身上的抓马发生过后,我很庆幸发生的时候我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说什么过激的话。

我最喜欢的奥斯汀小说女主角,说理智与情感里的埃莉诺。我小时候第一次读,很震惊她受到Lucy恶意挑拨之后,没有屈服于自己的情绪,而是要求自己按照一贯的原则处事,结果最后和男主达成了本来看似不可能的互相理解。我们喜欢奥斯汀的小说,可以欣赏她对人的洞察,可以喜欢里面言情的成分等等。而我自己经历了一次抓马之后,我意识到我最喜欢奥斯汀的小说的地方,在于她的正面主人公一般是按照一个原则行事的。奥斯汀的女主有两种,一种是Elizabeth和Emma这样的,另一种是Elinor和Persuasion里的Anne这样的。傲慢与偏见里的Jane也属于后者。而前者本质上也是有原则的,前者的共同点是因为自身的聪明活泼而做了过分的事,然后经历一次被打醒了的挫折。

我并不是完全没有预见到自己的这次抓马,因为引发它的朋友的人品我不是完全不知道。在发生之前,我一直提醒自己如果当她是朋友就要找机会尽量以她能接受的方式提醒她影响她。现在我发觉,这件事里两端的两个朋友,都对我这种做派很不快,她们想要的是一个可以一起爱恨的confidant。而我是觉得她们这样虽然可以理解,但是对她们来说更好的是我不要扭曲自己的原则假装完全同意她们。

现在事后我发现我在想傲慢与偏见里Jane和Elizabeth决定要不要把Wickham的丑事说出去那一段。现在我就和两位朋友说了这件事,其中一位我没有指名道姓,应该她不知道我在说谁。而造成这件事的朋友的共同朋友,我都没有说。我觉得她需要朋友,否则她会更加bitter。我自己也没有正面跟她对质,不仅因为我不喜欢冲突,还因为我已经不太当她是朋友了。

最近看了一个新的Emma的电影改编。感想是,里面寄宿学校的女生穿着红色hood,让我想到现在在读的The Handmaid’s Tale. 我不是很喜欢这个改编,感觉太caricature了。这个版本的Emma过于着重她snob的一面。实际上,书中的Emma和所有奥斯汀女主一样,都是通情达理的,特别是她对爸爸的照顾。我之前看过好几个版本的影视剧改编,里面的Mr. Knightley我都很不喜欢。这一版的居然最后有点接受了,虽然感觉太年轻了。那么回到这篇日志的主题,Mr. Knightley的魅力实际上还是在于他的原则。这个故事里最高潮的部分是他指出Emma行为的过分指出后她的羞愧,然后勇敢承担起补救的责任。另外,这个故事里其实除了男女主的关系,Emma和前家庭教师的关系、Emma和Harriet的关系、Emma和Jane的关系都很有趣。其实可以改编成很符合现代女性标准的故事的。Emma对Harriet,其实也是很有原则的。

bookmark_border意识流:早上听了经济学人采访 Attenborough

在家工作,看书看剧写日志都少了。(我经常白天浪费时间,晚上疯狂加班。)如果有多出来时间也用来做饭了。那么现在是早上该开始工作的时间,我先急速记录一下刚才的一些想法,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更新:本文写到一半去处理工作的事情了。大约十一点回来继续写。)

McElvoy问,有人批评你做了这么多记录自然的节目,但对气候变化觉醒得比较晚。Attenborough的回复基本上是不否认,说批评他的那个科学家很有远见。我想到的是,现在至少我模糊的意识里面,看Attenborough纪录片是爱自然、担心气候变化才会做的事情。我不由地小人之心想到如果Attenborough是个国内的科普节目作者,在国内一些坏舆论气氛中,会有阴阳怪气的诡辩家出来说,你们别信他,xxx警告气候变化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做什么呢,他只是在利用大家的关注赚钱而已。然后这个名人也许也会保不牢自己的态度,卷入骂战。事实上Attenborough态度很谦虚。气候变化否认者很多,但在英国媒体环境中,并没有恶化到我脑补的程度。Attenborough还是拍了很多纪录片,让我们都有东西看。现在他们的思路是他的观点是很个人的,但你也知道他的职业生涯,所以可以判断这个个人的观点有多靠谱。Attenborough并不是很极端的气候变化alarmist,他觉得首先要展示给大家看自然有多美,大家关心了以后才会注重这个问题。同样的,这是个人意见。一个好的氛围就是这样的。在我们这里,只有政府规定,不容分说好坏,没有个人意见,偏颇的意见就是这个人人品有问题。节目里McElvoy还拿了很多事情问他,各种略不同的情况bounce off他。这样有意思的讨论我们这里不可能有,在美国(至少在推特上)也渐渐变成我们这样。Attenborough是那个年代来的人,所以还能保留nuance。

McElvoy问,你拍这些片子是preaching to the converted,会来看的人都是比较担心气候变化的。你会怎样说服川普这样的人呢?Attenborough毫不犹豫地回答,他觉得川普的观点不可能改变,他只能寄希望于美国是个民主国家,通过影响选民来改变世界。我又想说,别看好state capitalism,美国选了头号人渣当总统,现在还没挂,是因为这个系统有机制保护自己,不让总统乱来。你看中国只能投机取巧,遇到了胡温就好一点,遇到了XI就快完了。哎我博客没什么人看,但我还是不敢说he who cannot be named。

看网上的争论真的感觉世界要爆炸了。不过有时候我看到我比较尊重的人发表我不同意的观点的时候,我很喜欢这种挑战。前几天看到Russ Roberts说,他觉得现在大家太politicize现在的病毒危机。他一直挺少批评川普的。他之前还说,大家把现在的危机全怪川普,是忽略了private sector的作用。我不是很同意他的想法,比如我想反问他,那你是不是否认川普把这件事情politicize呢?我猜想他是不否认而且有批评的态度的。但是很多人在讨论开始之前就把对方设为反方极端以便打击和赢得道德感。这样会忽略很多diversity。

所以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道理。尊重diversity并不是说,(借用之前Salmon of Doubt里的例子)“你没有去过月球那么我认为月球是奶酪做的和你认为月球是石头做的两个观点同样valid”,或者“你不能证明上帝不存在所以上帝存在和不存在两种意见同样valid”。尊重diversity是先理解不同意见再进行辩论。当你真的在试图理解反对意见的时候,也许更能辨认出诡辩家,因为他们没有牢靠的思路可以追寻,这样俄国式(&CCP式)misinfomation就不会引发严重后果。

没想到随便写写记录了这么好的一个结论。今天要注意谦虚。

bookmark_borderSQL join的逻辑问题

工作上遇到一个多对多join的逻辑问题如下:

要把优惠券使用数据(优惠券金额,优惠券发放时间、优惠规则和优惠活动等信息),和使用优惠券的销售信息(买了什么商品,商品价格多少,商品品类等等)join到一起。因为种种原因,这两个数据没法对起来,一个系统没有记录另一个系统的逻辑或者流水PK。

当N:1 join的时候,1的那条数据会重复:

这时,最终结果表里的销售额如果直接相加,就会得到200,和实际情况不符。实际上,这个项目要做的表原先有一个版本,就是这样存数据的。我觉得这样很不好,因为这个表就不符合一般的数据库规范。我们用这个表的时候必须把100去重以后再用:

-- wrong
select sum([merchandise value])
from joined_table
;

-- correct
select sum([merchandise value])
from (
  select
   [coupon PK]
  ,[sales ID]
  ,max([merchandise value]) as [merchandise value]
  from joined_table
  group by 1,2
) a
;

当1:M join的时候,同样的,1的记录会重复:

优惠券是5块钱,如果reporting的时候算成了10块钱就不对了。按理说这种情况也可以按照上面那种办法处理。然而现在的情况是,最终我们的是M:N的join。

我想出的解决方法是,数一下那个值重复了几次,然后把值拆开来,比如如上图除一下平均分摊(最终我按照另一端的数值加权平均的)。

select
a.[coupon code]
,a.[coupon PK]
,a.[detail amount]/sum(1)over(partition by a.[coupon PK]) [detail amount deduped]
,b.[sales ID]
,b.[merchandise value]/sum(1)over(partition by b.[sales ID]) [merchandise value deduped]
from [coupon table] a
join [sales table] b
on a.[join keys]=b.[join keys]
;

说一下感想: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必须多对多join的统计数据。有时候我们需要逻辑上的多对多join,比如把几个日期分配到一个表里的所有记录上。但是对于统计metrics的表,如果join在不理解的字段上,就要看一下是不是有join字段造成数据重复的问题。

这个项目战线大概有一年。和所有的事情一样,正在发生时难以像上面那样概括出问题症结。我一开始以为,两种数据可以有很清晰的关联。没想到,每次看见不太对的地方,追问了以后得到的建议是看另一种数据。而存数据的一方,现在总是把数据都存到一个json里面去。当你在数据库里存json的时候,其实经常就是打破数据库原有的关系。为了分析这些json我把存了好多年的表整个重建了好几次。因为解开了json里存的数据,上述的coupon数据表的PK就变得模糊,更让人看不清数据重复了。

这个项目另外一个奇葩的地方是,数据我最终是分成5块用5种字段组合join的。其中4种有多对多的情况。好几个join是我肉眼观测到可能可以join然后找人确认的。我多次跟同事宣称我觉得这样很不靠谱。而我的pm无法理解数据。我没法让他理解我的重复并不是‘多个coupon用在了多个商品上’这么简单(我肉眼观测到的join是不是就代表了两端的这个数据一定有关联也不是确定的)。而我的同事谁也不觉得这种数据有什么不对的。这件事让我十分崩溃。我同事还问我为什么不能像以前那样把重复的数值存在表里。(两个有重复的字段,并且在不同的group里重复,就是没办法写出上面那种SQL来使用这个数据的。)

我其实是很喜欢解决新问题的。但是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完全是为了完成而写的,最终并没有反映数据逻辑(主要是PM也不愿去理解业务的逻辑),让人难受。